万军瞩目之下,尹红妆对任牧单膝跪地,沉声道:“他说得没错,是我这个统帅没能尽职尽责,才让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发生。对于他们的死,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他们,是英雄,英雄,就注定要被写进史书里,受人仰慕和崇敬,千百年,都不会遗忘!”

    “如果能击败圣安国,让紫炎国依旧屹立,让百姓安居乐业。届时,尹红妆若还没战死沙场,再来悼念……他们的抚恤金,翻十倍发放到至亲手中!”

    “每个紫炎国的士兵,都是我尹红妆的亲兄弟,亲姐妹!你们所有人都给我记住!任何时候,不得轻易对自己的兄弟姐妹,挥动兵刃!违者,杀无赦!”

    “遵令!”

    尹红妆的一番话,让所有紫炎国的士兵激动万分。

    “圣安国来势汹汹,要屠戮我百姓,霸占我山河,欺压我父母,奴役我后代子孙!尹红妆唯有请诸位将士,与我一起拼死而战,护我家园!”

    齐刷刷的,所有紫炎国大军全都单膝跪地:“愿死战!护我家园!”

    徐逸跟白衣对视,从彼此眼中看出了一抹笑意。

    这个尹红妆,是不是一个合格的统帅,暂不可知。

    但她绝对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

    化危机为转机,果断认错,且利用外敌国仇,将这些被自己人射杀的士兵们,塑造成英雄角色,他们的死,便死得有了价值。

    从心理上,是一种慰藉。

    任牧那呆滞麻木的眼神里,重新绽放出坚毅与仇恨之色,就是最明显的变化。

    “散!”

    尹红妆起身,挥手喝道。

    三军归营,天地重新寂静下来。

    “两位,不嫌弃的话,可入我帐中一叙?”尹红妆对徐逸和白衣说道。

    “我怕死。”徐逸淡淡开口。

    尹红妆正色道:“本帅尹红妆,以紫炎国统帅之名,向二位保证,只要你二人不是圣安国奸细,红妆绝不对两位有丝毫敌意。”

    “这是逼我表态啊?”

    徐逸笑了笑:“我们夫妻俩,绝不是圣安国的人。”

    “我信。”

    尹红妆点头:“圣安国没有你这般胆大的人。”

    “胆大?”

    尹红妆似笑非笑:“当着紫炎国大军面前,呵斥本帅失职的人,胆子还不够大?”

    “如果连说实话的权利都没有了,这世界可就真没意思了。”徐逸道。

    “请!”尹红妆微微侧身。

    徐逸和白衣,一步迈出,进了紫炎国的军营。

    尹红妆便眯了眯眼。

    真的敢入她军营啊,这种魄力,可不是谁都能有的!

    ……

    紫炎国大军驻扎之地,蔓延十里。

    中军统帅营帐,被大军团团围绕,任何人,从任何方向,都很难偷偷潜入进来。

    若是有大军正面冲击的话,也无法对统帅造成袭击性的伤害,可确保主帅无忧,不被斩首。

    营帐里,光火通明。

    没有电线,更不是电灯,而是一颗颗自主泛着柔和光亮的圆球。

    拳头大小,照亮了每个角落。

    “曙光珠,吸收太阳光线,自主充能,可持续使用,是最寻常的光照物品。”

    尹红妆突然有些拿捏不准徐逸到底是哪里来的人。

    一进帐篷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再寻常不过的曙光珠,显然是没见过。

    “很寻常啊?”

    徐逸也没觉得尴尬。

    他本身就是从圈养之地出来的人,那里的武道和科技发展,都远远不如外界,没有这些东西也是很正常的。

    就像是乡下人进了城,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没见过就是没见过。

    白衣笑而不语。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代号为王徐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飞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爷并收藏代号为王徐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