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离微是个好名字,拂衣默默想着,能在微云岛保持如此通透的心境着实不容易。

    她没有逃避难堪的过往,没有愤愤不平地埋怨上天不公,只单纯地想要忘掉曾经卑微的自己,时刻提醒自己不能再落到那样的境地。

    “你取的名字比我取的强多啦。”钟韵眉眼弯弯,乌黑凤眸中带着对纪离微的欣赏。她从不以出身论成败,至于从前的“樱草”是什么样的人,她完全不放在心上。“我相信你一定会强大起来的!”

    “多谢道友。”纪离微的圆眼睛湿漉漉的,像只饿了许久突然得到食物的小兽。“哎呀,”她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强挤出一个笑容道,“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们呐。”

    “拂衣。”

    “我叫钟韵。”

    纪离微默默念两个名字,一遍一遍,似要刻在心上。她有好多话想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她们不仅救了她性命,还带她走出泥潭,让她有了重获新生的机会。感激之情无法用言语表达,如今只有炼气七层的她亦无法用实际行动回报。

    不过,她会牢牢记住的。

    纪离微牵起嘴角,笑得双眼泛泪,从前那个一笑就谄媚魅惑的樱草,终于淡去了。

    修整了半个时辰,三人恢复了灵力,拂衣趁两人在阵中打坐,分出心神清理了一下三个储物袋。

    柳三木的储物袋很破旧,里面除了那柄黑色破剑,还有两幅中品邪修法器,拂衣既用不到也看不上眼,取出来顺手给烧了。

    “居然只有一百枚下品灵石,堂堂人贩子居然混得这么惨?”拂衣惊了,本以为他装扮破烂是为了低调,没想到是真穷啊。

    拂衣不想用丑兮兮的储物袋,弹出火苗烧毁后,神识一动探入微云山庄女守卫的储物袋中。

    “一百五十枚灵石?这几年是光景不好吗?大家怎么都这么穷,难怪要出来搞副业。”

    除了灵石,女守卫的储物袋还有七套各色纱裙,都是一阶下品与中品,每件都清凉暴露,穿上就能加入舞坊的豪华姑娘套餐。

    拂衣想到至少还能卖几百灵石,便卷成一团塞进了储物袋角落。

    男守卫的储物袋共有两百下品灵石,两张一阶超品金剑符,十张没认主的传讯符,一副一阶上品防御隐匿阵盘。

    拂衣还发现,这位男守卫似乎拥有一颗向往剑道的心。因为储物袋中装有各式各样的剑,从一阶下品到上品共计六柄。

    拂衣神识一动,将六柄长短不一的剑祭出来悬浮在身前,花里胡哨的款式看得她眼花缭乱,好不容易才选出一柄银色长剑。

    剑身轻薄如蝉翼,使惯了重剑的她有些不趁手。“唉,比起大黑剑还是好多了,知足常乐啊。”

    银色长剑是一阶上品,上宽下窄,剑柄被锻造成狐尾型,剑身上刻有繁复却不高端的阵纹,拂衣仔细辨认了一下,都是寻常加固加速的阵法。

    余下的五柄要么镶嵌着闪瞎人眼的蓝红宝石,要么是造型古怪的短剑,拂衣打算全部卖掉换灵石。

    “乱七八糟的东西卖掉能有两千灵石进账,加上卖银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剑灵仙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浮生若朝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生若朝露并收藏剑灵仙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