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恒本来不感兴趣的,结果几个人都起哄:“不管有没有意向,就当一起吃个饭嘛,交个朋友也好。”

    所以他一想,一起去吃个饭也无所谓,他的人脉圈子也总应该扩大,看看别人的经营方式。

    虽然不一定要深交,更不会合作,但别人的阅历那是不可否认的,多见识总有好处。

    比如如果不是在群里看消息,他也就不会知道,某某地的山林承包是那个价。

    而且他也知道,适当的时候,他也可能有需要扩充兔场的。

    江晓萱在自己电脑上处理着视频,看到周恒玩着手机与人聊天,时而一个人笑笑,便说道:“你好像心情很好啊!”

    周恒说道:“有人想扩大兔场养殖,想拉我合伙呢!”

    江晓萱一笑:“哦哦,周大老板的产业是越做越大,将来要横跨整个南方啊!”

    周恒看了她一眼,说道:“如果不是看到了这么漂亮的一张脸,我还以为坐我旁边的是王睿呢。”

    说话这么浮夸,唉。

    看来某些毛病是可以传染的。

    江晓萱听到了重点,“这么漂亮的一张脸”,他在夸我呢!于是心情大好,也原谅了周恒的调侃,并有些得意的一笑。

    一直忙到中午,七月半的团圆饭也准备好了,陆陆续续准备上桌。

    其实如果叔叔们在家的话,是可以请他们也来的。但他们不在,也就作罢。

    今天是正式餐,就不在院子里吃了,规规矩矩的在堂屋里摆的,八仙桌,长条凳。

    上首那面墙,有一个香案柜子,平时上面就放了两个花瓶,插着两束塑料花,那还是周瑛置办的。

    今天这些都收拾到了一边去,上面点起了香,并放着几样贡品,一碗是苹果,一碗是米,一碗是馒头,都是码得堆成尖的。

    菜在桌上摆齐后,桌子的上首摆了两碗米饭,筷子和酒杯都摆好了,酒杯里倒了小半杯意思一下,这是给先人吃的。

    然后周恒的父母就在香案柜子前面,把纸钱和黄表什么的烧了,并嘴里小声念念有词,祈求先人保佑后世的人。

    尤其是周恒现在的生意,他们是求了又求,求保佑一定顺顺利利,然后又求了保佑他的婚事。

    他们翻动着纸钱和黄表,尽可能的烧完全,不留一点纸,那样先人就能收到完整的纸钱,好保佑他们。

    纸钱烧完后,父亲喊周恒:“去把鞭炮放了。”

    这些都买的是两份,先前他去祖坟上过一次,也放过鞭炮,但现在是自家再放一次。

    鞭炮不用太大,放个十来秒的长度而已,不像过年似的那么长。

    这些仪式完成后,所有人落桌吃饭。

    周瑛怕江晓萱不适应,特意挨着她坐,说道:“这是我们这里的风俗,你们那里不一样吧?”

    江晓萱点点头,笑道:“确实不一样,我们家不怎么过这个节。”

    她现在虽然已经是花城户口,但她父亲其实并不是花城本地人,所以并不喜欢那边隆重的那套。

    其实有些习惯,真的很让人费解,比如有些人到某个村里生活后,会“入乡随俗”,跟着过村里的日子;

    但他们家在花城已经生活几十年,仍然是按他们自己的生活习惯去的,江大老板甚至还连花城的话都不会说。

    七月半本来是个祭祖、告慰祖先的日子,团圆饭也是让先人们看看,后世的人过得很好,让他们放心的意思。

    但他们的先祖,都不在花城,就不会去特意过了。而过了这么多年,老家也基本上没什么人了,也不会特意赶回去。

    江晓萱从小就看着花城的人过七月半,那时候烧纸钱烧香什么的,都非常隆重,而且一些花城以外的城市,还有些更夸张的。

    但看看这里的仪式感,觉得真的很不一样。

    她这时想了起来,自己还是第一次这样经历这种民俗呢。

    她也知道,其实这种老旧的仪式,也就上一辈人比较重视了,后面会越来越不断的简化,节气变淡。

    连年都已经简化了不少,何况这些呢。

    周恒放完鞭炮走进来,见桌上的人都等着自己,便说道:“你们都吃啊,不用等我。”

    除了先前那些仪式之外,其余并没有什么别的讲究了,喝酒吃饭吃菜跟平时一样。

    桌上这么多好菜,两个孩子早就急不可耐了。王睿怕挨教育,只敢咽口水,没敢先动,毕竟他也知道今天日子不同,不敢造次。

    倒是王思齐什么都不懂,听到舅舅让吃后,急不可耐的说道:“妈妈,我要吃那个……”

    桌上好多菜菜啊!小家伙已经满脸抑制不住的幸福了。

    她喜欢来姥姥家,喜欢到处串门,因为人多热闹,很有新鲜感,如果天天在家里的话,天天就只能看见这几个人,没意思。

    周瑛一边说她:“不要在桌上指来指去的,这很没有礼貌。”一边给她先夹个菜,让她先吃着。

    王志宏这个当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山村养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我喝大麦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喝大麦茶并收藏山村养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