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古筝盒子,支起支架,爱怜把古筝放在琴架上面,随手拨弄琴弦,好像有好多年没有弹过的样子呢?

    上个世界中虽然有弹过琴,但后来老了,便很少弹了。

    如今再弹起它来,她都有些恍惚了,一个个世界中穿梭,古筝是她第一个世界学习的技能,伴随她这么多年了。

    只是站着拨弄几个琴弦,琴音停止,她也唤回了自己飘飞的思绪,甩开曾经那一世母亲的容颜,当初是她手把手地教自己弹第一个音符,还有那个娴雅知性的古筝老师,虽然情感不见,但是那些发生过的事情,大多还有记忆。

    精神力强大,也不容易忘掉那些内心中她不想忘掉的事情,哪怕想起来,如同放电影一般,似是讲述着别人的故事。

    算了,不想了,一架古筝,就勾起自己这么久远的回忆,还真是!

    爱怜轻轻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开始整理好古筝,并在上面覆上一层绒布,以防落入灰尘。

    把琴盒放在衣柜顶部,萨克斯的琴盒则放在古筝旁边的墙角。古筝和钢琴并排摆放着,这地方,将将够用。

    屋子小,一架钢琴、一架古筝、一个三人座布艺沙发,把小客厅摆得满满的。

    算了,先不管这些,饿了,这都中午快十二点了,去老妈那里混饭吃去。

    爱怜拿着钥匙就去了对门。

    刚进门,爱怜便大声说道:“妈,有啥好吃的没有?你姑娘快饿死了”。

    说着,就已经换好拖鞋进了屋,却看到餐厅位置除了父母,竟然还坐着一个人,爱怜明显就是愣了一下,迅速在脑海中翻找着这个人的记忆。

    我靠!是他!

    谁啊?他叫谭刚,混号人称谭老三,或者直接叫他老三,他们家哥仨,他行三,原本是宋爸单位的一个工人,不好好上班,净跟着社会大哥去混,没混好,混进了监狱,判了八年,再出来时,已经三十出头了。

    没进去之前,他曾和原主处过一段时间对象,年轻时长得挺帅的,尤其是眼睛好看,再加上人也挺讲义气,原主挺喜欢他的,但是家里并不同意,尤其是宋爸。

    宋爸知道这小子在单位是个什么样儿,整天不好好工作,在外面与人瞎混,没个正形,自己姑娘若跟了他,指定好不了。

    谭老三的两个哥哥也都不走正道,母亲也不好好养儿子,全部散养,只要活着就行,其它一概不管,爱咋滴就咋滴,到了后来,老了的时候,就连儿子们的死活她也不管了,只要自己能活着就行。

    宋爸怎么能容许女儿和他来往,在宋爸的搅和下,他们成功分开了。

    没多久,谭老三便犯事儿进去了,一蹲就是七年半,这是减刑半年出来的。

    原主在去年的时候,因为婚姻不如意,有了些别的想法,曾买了不少东西去监狱看过谭老三,在谭老三言语的撩拨下,竟然也没有什么反对的做法,这给了谭老三一个暗号,觉得他俩有戏。

    谭老三是从监狱出来的,他不在乎原主结没结婚,从前他也是真心喜欢原主的,但也没有因为原主弃恶从善,只能说,爱的不够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快穿之爱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玫瑰悠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玫瑰悠悠并收藏快穿之爱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