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然,于队长也不想再提关于顾美丽要嫁的那家人的事情,说多了,怕触上哪根线,这年头,唉!

    顾家流年不利,短短几天之内,等于是死了两个人,不错,既然张招弟已经嫁给了老顾家,那么马强也算是他们家人,可前脚发送了马强,后脚张招弟也死了,而且死得极不光彩,是为了害一个孩子而淹死了,顾家虽然十分不乐意,但是有大队的监管,他们也只能不情不愿地再次办了丧事,把张招弟的后事也料理了,虽然是简单至极,也没有请帮忙的人吃饭,但也是花了些钱的。

    对于这家人的行事,帮忙的人虽然明面上不说什么,但是背后里也极是不满他们家的为人。

    顾家看到张招弟也死了,那她留下的老马家的房子也就没有人住了,便找到大队,想要回那个院子,但是马家也不是没有人的,早先一步收回了院子。

    顾老三和顾老太是沉着脸离开的大队部,暗恼自己反应的还是慢了,差点和马家的人打起来,但大队也是做主把院子还给了马家,本来就是马家的房子,凭什么给你老顾家?

    娘俩气吭吭地回了家,顾老头看向老伴儿和儿子的脸色,就知道没戏了,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也不管娘俩在那里怼天怼地怼空气的,一直到顾老头看他们两个越说越不像话,大声地喝止后,才算消挺下来。

    顾老头见两个人住嘴了后,才幽幽地说道:“你俩不会不知道现在的形式吧,管好自己的嘴,别给自己惹来滔天大祸”。

    两人这时才想起来,话不能乱说啊!不再出声,顾老三回了自己屋子。

    看着空荡荡的家,没有了女人和孩子的家,还是家吗?一向自在逍遥的顾老三这一时居然感觉到了孤单和凄凉,姚晓凤和爱怜都被撵出了顾家,本打算和妖娆的张招弟生几个儿子,可是这娘俩儿像是招什么了,这才几天,都没了,一寻思着可能招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时,顾老三不由感觉身子一冷,身体也哆嗦了一下。

    越想越是感觉是这么回事儿,要不怎么时间这么短,健健康康的两个人都在河里淹死了,咋那么巧呢?

    越想越害怕,越想越觉得凉嗖嗖的,抓过都没有叠的还非常新的被,把自己包了进去,如同驼鸟把头扎进了沙子中似的。

    张招弟母子的死,村里人倒是没怎么议论,不是不想议论,是不敢,现在要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破四旧什么的,像招惹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这种封建思想是不能要的,所以虽然几乎所有的村民都会这么想,却没有人说什么。

    不过原来就不太招人待见的顾家人,更被孤立了许多。

    爱怜第二天关在家中没出去,小萍来了,陪着她收拾院子,继续她的田园风花园的建设,第三天如是,第四天,她把兔子们关进了木匠爷爷钉的木笼子里面,终于绑腿给松开了,兔子们都不会动了,缓了大半天才算缓过来,爱怜表示没办法,她若松开,兔子们就跑了,好在她绑得也不是太紧,没把兔腿给绑废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快穿之爱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玫瑰悠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玫瑰悠悠并收藏快穿之爱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