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楚拖着沉重的身躯,慢慢挪进张府。

    闻声迎出来的知秋和夏桃,见了他仿佛失了魂,只剩下一副躯壳的模样,视线瞬间就被水汽淹没。

    她们从未见过自家男人这个样子。

    从未!

    他总像是一座大山。

    无论多大的风雨,到他这里,就为止了!

    现在,这座大山,几乎要被外界的风雨,压到了……

    “老爷。”

    知秋的眼眶中荡漾着泪光,但她还是使劲儿挤出了一个温婉的笑脸,朝他福了一福,轻声说道:“您是先沐浴,还是先吃饭呢?”

    娘走了,她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现在,这个家的男主人要累倒了,她就必须要把这个家撑起来。

    夏桃没她那么坚韧。

    她见了张楚这个样子,心疼得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兽一样“呜呜”低鸣着,张开双臂扑向张楚。

    见她扑过,张楚却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猛的向旁边一跃,大喊道:“别靠近我,我身上全是人血……”

    他不忌讳杀人。

    那些人活着的时候他都没忌讳过。

    死了他当然更不会忌讳。

    他只是觉得自己现在很脏……

    连肚子里都是人血。

    夏桃被他的喊声吓住了……

    这是张楚第一次吼他。

    她眼睛里泪水一下子就忍不住了,“簌簌”的往下掉。

    张楚看着她,心里特别特别的烦躁,但还是强行挤出一抹笑容,努力放缓了声音说:“是相公不对,你相公身上脏,你身上干净,别碰相公……”

    夏桃委屈的点头。

    张楚扭头看向知秋:“准备热汤,越热越好……”

    知秋不敢迟疑,应了一声就往小跑着往伙房兴趣。

    然而她一转身,眼眶里的泪花也同样止不住的一个劲儿往下掉。

    她不是被张楚的喊声吓住了。

    她只是心疼自家男人。

    他这几天到底经历了什么?

    会让他觉得自己身上脏,让桃子碰一下都不肯……

    ……

    浴桶里的水换了两次,洗出来的水还带着淡淡的血色。

    张楚坐在滚烫的热水里,抓着一条汗巾狠命的搓着自己,将自己刀枪不入的皮肤都搓得像煮熟的大虾一样。

    “嘭嘭嘭。”

    低低的敲门声传来

    张楚没回头,径直说道:“知秋吗?你去歇着吧,我这儿不需要你帮忙。”

    敲门声停歇了一会儿。

    “吱呀。”

    张楚一回头,就见知秋拿着一条汗巾走了进来。

    他一皱眉,正准备说话,就见到了知秋眼神中的倔强,登时就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夫妻连心。

    就像他只说了一句“我身上脏”,知秋就心疼的泪如雨下。

    她知道,他肯定是在外边经历了什么他很不愿意回忆的事情,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知秋进来一句话都没说。

    但张楚依然明白她的意思……夫妻一场,你干净,我陪着你干净,你脏,我陪着你脏。

    他也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就把脑袋搁到木桶边缘,安心的让她给自己搓背。

    “刚刚吓到桃子了吧?”

    “没,她这会正在生自己的闷气呢,惹您生气了。”

    “我没生气,刚才是我不对,无论如何,我都不该冲她嚷嚷。”

    “没事,她您还不了解吗,就是个小孩儿心性,妾身待会给她做一屉豆沙包,她就什么都忘了。”

    “嗯,这几日家里一切都好吧。”

    “一切都好,这几日李正和骡子轮流带人守在家门外,唯恐您不在,有贼人来家里捣乱。”

    “嗯,他们俩还是靠得住的……”

    小两口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家长里短。

    张楚那颗烦躁不安的心,渐渐的安定下来了。

    没过多久,知秋就听到了轻微的鼾声。

    她一偏头,才发现张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但哪怕是睡着了,他的眉头也依然皱成了一团。

    知秋用手轻轻去抚,但怎么抚都抚不平……

    她咬着牙,不想让自己的泪掉下来。

    她知道,哭帮不上自己的男人。

    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但她就是忍不住。

    她就是心疼。

    锦天府那么多老爷们呢!

    凭什么什么事都要自家男人去扛?

    合着你们的命金贵,我家男人的命就不值钱么?

    “您呐,怎么就这么不聪明呢!”

    她用葱白的食指,轻轻点着张楚皱着一团的眉头,话都还没说完,泪就掉下来了,“为了一群不相干的人,去拼死拼活,真的值得么?”

    他是全世界对她最好的人。

    她的心里,只容得下他和妹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小楼听风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楼听风云并收藏从大佬到武林盟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