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阳县位于燕国西北侧山麓之中,因为地理靠近北赵寒域,连带着县内地域有将近半年的积雪覆盖期,也因此得了个伯阳的雅号。

    江川赶到伯阳地界,就记忆中的模糊地形散开神识和外界比对,不消片刻就在县城遗址南边百里远处,寻到了一处雪松植满山岗的所在。

    而在山下不远处的小谷内,则有一片残檐断壁匐于谷内,此时也早已被积雪掩盖,只能透过神识隐约看出,这里曾经是一片人族的村落聚居地。

    寻到了地头,江川也大致锁定了半山腰处的一座孤坟,不过为了稳妥起见,还是从蔡小丫身上取了一滴血液,施展秘术比对了一番血脉气息,最终确认了埋在此间的正是蔡小丫的生父。

    孤坟内的遗骨没有棺椁容身,加上常年的冷热气候交替,此时早已腐朽不堪,大多都混在了泥土中难分彼此,只留有少许粗壮的骨骼还勉强具有形状。

    江川来到山腰,挥手就将半座山的积雪清空,又顺手取了几棵粗壮的雪松,顿饭功夫便制成了三副大小相等的棺椁。

    考虑到防腐防蛀的问题,因为手边没有漆料,只好在棺椁上加了一道木料本身所能承受的稳固阵法。

    至此江川始将蔡氏母女的尸骨取出,分别安放进了一副棺椁中封死,又将孤坟内的遗骨装入最后一具棺椁,还在原先孤坟的位置挖了一个更大的坑。

    最后将三具棺椁并排放入坑内掩埋,经过封土立碑等事,一番操作下来,时间也过去了差不多两三个时辰。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不过有满眼的雪色映照,即便是深夜也暗不到哪去,足比满月的夜晚还要来得亮堂许多。

    天空无月却有稀疏的星光洒落,把江川的身影从山坡托到了山脚。

    就着星辉的余光,江川手中拉着一位无影佳人,双双面向新起的坟茔,彼此无声,只闻风嚎。

    静默了许久,因为琳儿承受不住外界长久的煞风袭体,在夜至深更时不得不先一步返回塔内,江川则捧上了最后一把土,默然开口道:

    “既相遇一场也算有缘,如今尘归尘土归土,江某也算了一桩因果。”

    “你们一家三口,在这尘世遭遇的种种不幸,皆有其悲使人搓叹不已,令江某也感触良多。”

    “只愿你们来身不再为人,也好免了这为人之苦!”

    “唉!”

    藏了头的弯月此时悄悄露出一尖儿,原本应当更显明亮的夜晚,却在此时猛然显得有些压抑,一丝诡异的气机弥漫,竟使得呼嚎的风声都为之一寂。

    此一刻的天地间,也瞬间失了声色,一丝足以令寻常元婴窒息的压力悄然而来,直接便落到了已身在半空的江川的身上。

    “哈哈,小子不错,老夫的匿踪手段可不比寻常,没想到还是被你小子给前一步察觉到了,甚至还能有效的进行规避。”

    “不错不错,虽只有元婴后期修为,可在老夫看来,在元婴修士中当可任你横行。”

    “咦!”

    “啧啧......难怪高帽子的分身奈何你不得,竟能直面老夫的本体威压而面不改色,看来老夫倒有些小瞧你了。”

    “啧啧......人才啊!”

    满面红光的矮胖老头一出现,便在距江川百米的半空喋喋不休起来,江川虽说于气机出现的瞬间便有所察觉,可心中还是震惊于此人的手段了得,竟能悄无声息的接近自己而不被察觉。

    而且此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鱼跃沧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死鱼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死鱼头并收藏鱼跃沧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