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要从前几天说起,之前时白梦还在受伤昏迷不醒的时候,伊诺都跟她睡在同一张病床上。

    如今时白梦醒过来,自然不会让小白王继续这样做。

    先不说她不习惯,再者说病床本来就不大,别看小白王才12岁,穿衣服看着纤细,实则骨架子长得却不小,和她一起躺在病床上,说不上太拥挤,但是绝对舒服不到哪里去。

    因此同睡一张病床这事被时白梦给强力拒绝了,伊诺为这事还跟她抗争了小半天,最后的结果是病床没得睡,他也没离开病房,而是睡在了病房的沙发上。

    第一天分开睡的时候,伊诺还用幽怨委屈的眼神盯着时白梦一夜。

    时白梦为了不让自己心软,把被子往脸一遮,成功扛住了他的眼神攻势。

    后来小白王收敛了,没有继续用眼神攻击她。

    时白梦还以为他已经打消了这个念头,谁知道原来在这里等着呢。

    面对伊诺期待的注视,时白梦脸一黑,不再废话了,把他的胳膊一推。

    伊诺松开手被推出了两步远,不知道的还以为时白梦受伤之后反而有了天生神力。

    “说好了。”他放下这句话,人退到了房外,并把病房门关上。

    全程没有跟沈雨迟说一句话。

    沈雨迟却觉得他已经跟自己说了很多。

    那眼神足以让他感受一切。

    唯一的右眼看到轮椅上的少女无奈叹了气的模样,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个笑容来。

    时白梦抬头就恰好看见他这笑,看不太懂他在笑什么,却莫名就有点羞耻。

    “沈叔叔。”对这样一个形象惨烈的伤员,时白梦生不起来气,只能转移了话题,“你想跟我单独说什么?”

    沈雨迟视线艰难的下移,看到她的腿,“对不起。”

    时白梦点头,“我接受你的道歉。”

    沈雨迟哑然失笑。

    时白梦道:“不过要不要原谅你,还得看你给我什么样的解释。”

    她以为沈雨迟至少会犹豫一会儿,或者思考一会儿,没想到沈雨迟直接就说了,“开车的时候我接到时云曦的电话。”

    “堂哥?!”时白梦一惊,随即脸色不由的慌张。

    沈雨迟道:“你好像知道什么。”

    时白梦没有马上回答,脑子里晃过无数的念头,后来发现想也不能全然想清楚,不过能让沈雨迟反常到开车失神的程度……

    时白梦抬起头,语调低沉,“是小婶出什么事了吗?”

    沈雨迟看她的眼神一瞬充斥着探究,没让时白梦承受多久,他就淡淡笑了。

    “嗯。”沈雨迟平静的说:“出事了。”

    时白梦嘴唇动了动,没发出声音。

    沈雨迟目光望着天花板,淡淡的语调像是在说一个毫无关系的故事,“时锦安出轨,她早就发现了,一直维持着表面上安宁。这次在家里亲眼目睹,可能是被时锦安和那个女人一起羞辱,然后受不了就病发自杀了。”

    时白梦色变,“怎……怎么会……”

    怎么会这样!

    她记忆是不清晰,不过也记得时小婶没有这么快离世。

    时小婶的确病情严重,但是时小堂哥会带她一起去国外接受治疗。

    后来如何了记不得,好像没太多关于她的篇幅。

    沈雨迟说:“时云曦及时赶到,把她救下来了。”

    时白梦一口气堵在胸口,“你不能一次把话说完吗!”

    虽然这样的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却也比时小婶直接离世好多了。

    “我以为你说不定都知道。”沈雨迟淡笑道。

    时白梦的心中一凛,不知道他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男主超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水千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千澈并收藏我男主超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