甭管是不是福换地儿是肯定的了,可该换去哪里呢?

    张狂怕她来回跑太辛苦,建议她一整天都在学校对面卖烤冷面,课间和体育课学生们也可以出来买东西吃,她也不是一点儿生意都没有。

    冬阳暂时也没想到更好的地方便也接纳了张狂的建议,当天就推着小车去了常去的小学门口。

    她这边小买卖还算红火的时候,张狂那边小报亭的生意也一天好过一天。

    经过学生们的口口相传,来租书的学生越来越多,小报亭那些书明显不够出租的,所以张狂又大手笔的买了一批书。

    小报亭能利用的空间全都被利用起来,里面连放椅子坐个人的地方都没有,张狂就只能坐到小报亭的门口,有人来租书他再进小报亭拿书。

    条件虽然艰苦,可看着赚到手的钱越来越多,张狂心里特别的满足。

    晚上张狂和冬阳睡不着觉开始算账,算以他们现在的收入,什么时候才能攒够买新房的钱。

    情况比较乐观,就算刨除日常花销和两个孩子读书的花费,他们这么勤勤恳恳的干下去,不出三年也能攒出一套房子来。

    当然,买新房的前提是卖旧房,没有旧房的填补买新房还是够呛。

    算完之后张狂倒在床上十分感慨道:“这买房也太容易了吧。搁咱们生活的时候,小夫妻俩不借助父母的帮忙靠自己的努力怎么不得小十年才能在一二线城市买一套居住面积不大的小房子啊。”

    “你有房吗?”冬阳突然问出一个倍儿现实的问题。

    张狂:...

    “我住宿舍,不住外边”,他自认为非常聪明的回道。

    冬阳冷哼一声,“没有就说没有的,拐什么弯儿啊。你不用不好意思,我也没有,咱俩半斤八两。”

    “嘿,你没有和我没有的概念能一样吗?现在结婚不都要求男方有房有车什么的吗,我这要没有可不好意思跟你结婚啊。不行,回去我就买房,我没什么钱,好歹我爸妈有钱啊。”张狂特不要脸的说道。

    冬阳都被他的厚颜无耻惊到了,伸手党还敢伸的这么理直气壮也是没谁了。

    不对,这段话的关键不是向父母要钱买房,关键是跟她结婚。

    “谁说要跟你结婚了?”冬阳跟他掰扯道:“你小时候长得是还成,可谁知道你大了有没有长裂歪啊。如果你长得没有达到我的预期,你就是把故宫买下来也没用啊。”

    “嘿,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张狂盘腿坐起来,回击道:“你说的好像你长得多好看,我就一定能看上你似的。你嫌弃我长得不帅,说不定你自己长得也不咋地呢。”

    张狂这人吧,一到关键时刻就直的不会说话。他本意是想说俩人谁都别嫌弃谁,只要性格搭就成了,以后就凑合着一块儿过呗。

    可惜,他说出来就不是这个意思了。

    冬阳歪头笑呵呵的看着他,笑得他起一身白毛汗。

    “你什么意思啊媳妇?咱有话说话行不,别笑”,张狂战战兢兢说道。

    冬阳笑着叹口气:“你说的没错,我长得丑入不了你的眼,到时候说不定是你看不上我呢。得嘞,既然以后都要互相嫌弃那还浪费什么时间啊,咱现在就各走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女主是个狠角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黯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黯奴并收藏女主是个狠角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