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几见得甘奇从胡瑗的房间走了出来,也是愣了愣,他倒是想不通为何甘奇会出现在太学之中。要说甘奇参加了选拔考试?刘几却一点印象都没有,因为刘几之前还帮着监考来着,从未见过甘奇出现。

    甘奇见得刘几,也懒得多言,直接就走过去了。

    留得一脸疑惑的刘几走进胡瑗房间,他对胡瑗自是尊敬非常,也走动得非常勤快,时不时就要到胡瑗面前露脸,便是知道胡瑗在朝堂上的影响力,若是能获得胡瑗的看重与推荐,仕途之上不知能轻松多少。

    见礼之后,刘几问道:“先生,刚才那位可是甘奇甘道坚?”

    胡瑗笑着点头:“正是。”

    “缘何他能如此轻松进出太学?”刘几又问。

    “他如今也是太学生了,与你同窗。”胡瑗答着话语,眼神却在桌案的知行合一上。

    刘几脑中微微一想,便能猜到甘奇是走了谁的后门进来的,这种事情不少,朝中诸公,想法设法往太学里塞人是常见之事,便也不再多说,而是开口:“先生近来可都好?”

    “都好都好。”胡瑗答着,忽然又抬头问道:“此番会考,你考得怎么样啊?可有信心?”

    刘几来拜见胡瑗,就是为了考试的事情,听得胡瑗主动发问,连忙说道:“学生不敢胡乱猜测,只听闻那位欧阳学士喜欢那等直白文风,不喜太学生的咬文嚼字,所以学生心中颇有疑虑。”

    胡瑗想了想,说道:“欧阳修乃是有才之人,文风清爽,不喜咬文嚼字也属正常,文章之法,倒也没有必要太过咬文嚼字,生僻难懂反而不美,你平常里太过于追求生僻晦涩,反而过犹不及,有些时候甚至会显得牵强,若是考官都看不懂你的答卷,还如何取你啊?”

    刘几闻言大惊,连忙躬身大拜:“还请先生帮我。”

    刘几平常里,多以考到别人为乐,如此显出自己学识不凡,甚至以为考到了阅卷官,阅卷官必然会惊为天人,甚至直呼牛逼牛逼。

    哪曾想到胡瑗几语,把他这种幼稚的想法击碎了。

    却听胡瑗答道:“有才不怕埋没,若是此番不中,你便再在太学之中读上三年吧,刚好太学中来了大才之人,你与之交好,多多交流,必然有益无害。”

    刘几心中有一些不好的预感,开口问道:“不知先生所言之人是……”

    胡瑗反倒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抬手指了指桌案,说道:“你看看此言,有何见解。”

    刘几低头一看,知行合一,字面意思倒是不难理解,见得胡瑗考教,连忙接答:“先生此言,乃是教导学生不要自知口舌,不知实干,是让学生要沉心静气之意。”

    胡瑗摇了摇头:“你看得太浅了,罢了罢了,此言出自甘道坚,暗含大道之思也,此乃道德所知,学识所知,万物所知,求知求是,以行而出。知易行难,知行合一更难。以往圣人之解,皆以规则束缚之法,此知行合一,乃修自身之法。圣人言,吾日三省乎吾身,便与此言暗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知行合一才是正途。醍醐灌顶啊,醍醐灌顶。”

    刘几不是听不懂话语,每一句每一词他都明白,只是这些话语连在一起,就听得他云里雾里。唯有口中答道:“拜谢先生教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回到北宋当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祝家大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祝家大郎并收藏回到北宋当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