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中的甘奇,正在忙着戏曲之事。

    李一袖与萧九奴二人此时也是两眼放精光,这两个姑娘明显就是识货的人,知道如今自己正在唱的曲子是好东西,一旦出去,必然风靡汴梁城。

    头前两人还只是配合做事,如今已经是主动做事了,两人也凭借自己的专业技能,时不时编上几段调子唱与甘奇听,供甘奇参考定夺。

    有了这两个姑娘的主动帮忙,甘奇当真省事不少。

    良辰美景奈何天,这般的句子,二位姑娘是争着为其谱曲,甚至二位姑娘唱着词句,看着故事情节,也能感动得潸然泪下。经过一千多年打磨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故事的威力实在不同凡响,也是女子多愁善感使然。

    只是两位姑娘做事之余,也多少有些失望的感觉。

    不为其他,便是如今二人也知道甘奇为何买她们。本以为是跟了良人,往后居家过日子,哪曾想到,这位甘公子对二人似乎并没有那么感兴趣,不说洞房花烛,连一点亲近之意都没有表达。

    这对于已经进门的女子而言,当真有些失望失落。

    倒也不是甘奇多么正人君子,而是甘奇对于男女之事,还在意感情方面。这也是甘奇的经验如此,没有感情的啪啪啪,其实感觉真不怎么样。有了感情基础的啪啪啪,那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似乎有一种升华。

    这真是甘奇的经验与心得。也是因为甘奇从来都没有缺过啪啪啪的机会,啪多了,追求自然不一样了。用甘奇的话来说,没有感情基础的啪,那就是浪费自己的那个啥。

    三人正在培养着感情……说错了,三人正在商量着戏曲的事情,甘奇也想起了另外一件事,问道:“二位姑娘可认识汴梁城里的一些杂戏班子?”

    李一袖闻言点头:“奴家倒是有些相熟的杂戏班子,不知官人要寻一些什么人?”

    李一袖倒是知道甘奇要找人,因为一出戏,不可能只有两个主要演员来演,还得有许多配角。

    甘奇答道:“末泥倒是不需,副净,副末还是需要的,引戏可有可无,装孤也不需要。寻十个八个人来不嫌多。”

    这几个名词,便是这个时代杂剧里的角色称呼,就如后世京剧里的生旦净末丑一般。

    所谓末泥,就是主角。副净、副末,却并非配角之意,而是搞笑滑稽人物。引戏,大概的作用是穿针引线,也是因为这个时代的戏曲还太原始,还得加一个人穿插介绍来引导剧情。有点像是旁白的作用。

    其实从这个配置来说,宋杂剧里,主要的手段是滑稽搞笑。而表演的主要内容,就是市井纠纷,类似大娘与大嫂街头吵架。所以还需要一个人来判决对错,装孤就是一个官吏的角色,主要用来解决矛盾。

    综合来看,宋代杂剧里,除了那些杂技卖艺的,就是这种市井纠纷剧,这种剧,颇有点像后世普法栏目剧,也是在教导百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主要以搞笑的形式来表现。

    李一袖点点头道:“嗯,奴家这两日就去帮官人寻。”

    “好,价钱好说,一个月两贯五。”甘奇就是这么大方。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回到北宋当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祝家大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祝家大郎并收藏回到北宋当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