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绛开始干活了,联西北各地文武官员之名,为甘奇证明军功之事,甚至韩绛还自己动笔画了一幅画,这幅画的内容就是铁门关外的京观景象,反正就是想方设法去证明军功属实。

    钦差晏几道,自然再也见不到甘相公了,他到处与人大发雷霆,人人都避着他,却也不敢惹他。

    直到甘奇从延州又去了秦州,晏几道便也匆匆离开了延州,追着甘奇往秦州去。

    晏几道此番的差事,就是来“押送”甘奇入京的,但是事情早已出乎了他的预料,他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拿着圣旨,却连人都找不到,他更想不到的事情是西北文武无数,偏偏都心向甘奇,没有一个人帮他这个钦差。

    倒也不是真没有人帮晏几道,许多文官倒是帮着晏几道的,至少明面上假装帮了帮晏几道,否则晏几道连甘奇去了秦州的消息都不会知道,但是这些文官却也大多把自己置身事外,不会真的出来给甘奇找什么麻烦。

    兴许唯一能真心实意帮晏几道的,是那延州知府陆诜,只可惜陆诜被软禁在延州了,晏几道压根就见不到陆诜,因为那些大字不识的军汉,还真只认甘相公,不认什么钦差。

    待得晏几道到了秦州,却又听说甘奇上高原了,晏几道骂骂咧咧又开始上高原,此时的韩绛,已经走在了回京的路上。

    晏几道到了循化城,循化城如今还没有文官,熙河兰煌之地,此时大多都没有文官,皆属于军管,晏几道再也找不到人打听甘奇的去向了,没有办法,只得寻当地指挥使打听。

    循化指挥使姓折,折克己,折克行的堂兄,他似乎受过嘱咐,见了晏几道,礼节周到非常。

    晏几道开口问道:“本使问你,甘奇人在何处?”

    折克己摇摇头:“上使恕罪,末将位卑,实不知我家相公身在何处。”

    “你家相公,甘奇什么时候成了你家相公?”晏几道问了这么一句话,其中自然是有逻辑的,甘奇一个开封人,崛起于京城,在河北领过兵,一辈子都没有来过西北,而今也不过到西北大半年,西北军将已经称呼甘奇为自家相公了?

    我家相公这句话,是有含义的。门生子弟,自家亲信,马首是瞻……等等含义,皆在其中。

    折克己闻言,直白答道:“而今甘相公在西北提领兵马与西夏作战,我等西北军将,自然皆受相公节制。”

    “哼哼,我看甘奇他是拉拢人心,结党营私,还结军将之党,乃不臣之心,有谋反之意。你莫不是也要随甘奇谋反?”晏几道这个钦差,还有两把刷子,准备震一震这些西北小军小将。

    折克己闻言一惊,立马答道:“上使欲加之罪,末将万不敢受。”

    “那你告诉我,甘奇在哪座城池?”晏几道又问。

    “末将实在不知。”折克己倒也光棍。

    “你可知本使乃是皇命钦使?”晏几道威胁一语。

    “嗯,末将知晓,上使代天子宣命,不过这圣命应该是给甘相公的,末将实在不知甘相公身在何处,还望上使恕罪,熙河兰煌,州府城池十数,末将哪里敢问甘相公之处?”折克己不是不知道,是他肯定不会说。

    晏几道气得大骂:“竖子小儿,军伍小人,也敢与本使兜兜转转,今日你若不告诉我甘奇身在何处,来日回京,我必参你意图谋反之罪。”

    折克己也来气了,答道:“我折家五代门第之下,为朝廷戍边御敌,不知死伤多少子弟,忠烈满门,天下皆知。若是有小人构陷,且问我列祖列宗答不答应。”

    “你!”晏几道此时颇有点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感觉,便又道:“无知之徒,不读圣贤,不知尊卑,不懂大势,不知天地君亲师,你眼中可还有天子?”

    折克己答道:“上使误会了,我折家乃是开国功勋之后,祖爷爷尊名御卿,随太祖征河东,破岢岚,败契丹。虽是将门出身,功名之后,也以诗书传家,历五代,皆读圣贤。虽不比晏相公家中文风昌盛,却也懂得天地君亲师之理。”

    晏几道越发来气,唯有气愤不已,面对一个小小军将,却无可奈何。哼哼几声,拂袖而去。

    晏几道是真找不到甘奇了,哪怕他自己又到了鄯州,哪怕甘奇也在鄯州,他就是不知道甘奇身在何处。

    兜兜转转几圈之后,晏几道负气走在了回京的路上,此番回京,晏几道早已想定了说辞,抗旨不遵,结军党而营私,心有不臣,有意图谋反之心,大罪一条一条,非要治甘奇于死地不可。

    韩绛自然先晏几道一步入了京城。

    入京之事,韩绛有许多打算,甘奇也还有一些交代,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让韩绛把他手中证明之物抄录一份给赵宗汉与吴承渥。

    韩绛也明白甘奇心中所忧,自然照做了,入京第一件事,就是把一些东西送到太学吴承渥手上。

    吴承渥得了东西,又连忙去找赵宗汉,赵宗汉吩咐几番,吴承渥又连忙到得道坚书院去找黄庭坚秦观与蔡京等人。

    京华时报这个东西,甘奇是不可能不用的,这也是甘奇的两手准备,韩绛那里,怕是不一定靠得住,倒也不是韩绛这个人靠不住。

    有些事情不出意料,韩绛去政事堂见了富弼与文彦博这两个老上司。

    看着韩绛拿出来的那些东西,独独隐去了他亲手画的京观之图。

    富弼老神在在,问道:“这一切当真是你亲眼所见?”

    韩绛点点头:“下官亲眼得见,其中许多事,下官就在当场。”

    富弼点了点头,文彦博又道:“斩杀之数,当真一个不差?”

    韩绛又答:“杀敌之数,乃军汉论功行赏依据,军中虞侯文书,皆是一一点数记录,联名之上,这些人也都签字画押。虽然不敢保证一个不差,但也大致如此,出入不大。延州城外斩敌四万,铁门关外京观首级两万六千余。”

    富弼与文彦博对视一眼,两人皆点了点头。

    韩绛又问:“那明日朝会,下官就依照此向陛下禀奏了?”

    富弼立马摆了摆手:“子华啊,为官呢,有时候不在些许小事之间的真假,圣意之下,你可懂得?”

    韩绛摇摇头:“不知相公所言……”

    韩绛不是不懂,他都已经当到了三品下了,岂能不懂?他只是不懂其中细节。

    “你还不懂吗?事已至此,这些事情都是官家之意,如此直白,你可懂了?”文彦博就是比富弼要直接许多。

    韩绛大惊,问道:“官家要治甘相何罪?”

    “倒也不至于治什么罪过,太祖当年,不也请人喝了一顿酒吗?”富弼就是喜欢说些云里雾里的话,不过能如此说,显然富弼也罢韩绛当做自己人。

    太祖请人喝了一顿酒,这个意思很明显,不就是赵匡胤的杯酒释兵权吗?

    韩绛彻底懂了,看了看手中上百人联名的东西,都白干了。原来是皇帝要“杯酒释兵权”,难怪如此?韩绛还在后悔,后悔自己没有早点看出来这些,没有在西北的时候就把这些事情说给甘奇听。

    &n

    bsp;韩绛叹了一口气,把手中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回到北宋当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祝家大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祝家大郎并收藏回到北宋当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