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微亮,东方还未泛起鱼肚白,只是黑色的天幕刚刚成一种青蓝色。

    早已是春日,却是这晨风依旧能吹得人瑟瑟发抖。

    沈黑子站在城头之上,久久出神,身边一种亲信,一个个神色紧张,虽然他们并不知道沈黑子心中所谋,却都知道今夜沈黑子出城了,这是一种对未知的担忧,不免教人胡思乱想。

    沈黑子还回头说了一语:“都不必瞎想,我何曾害过兄弟们?”

    这一句话,给许多人带来了莫名的安心,因为这句话有道理,沈黑子从来没有做过害任何人的事情,这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上司,特别是这些亲信心腹,对这一点尤为有感。

    却听沈黑子又道:“跟着我,自不会让你们有任何危险,只会让你们的前程越来越好。”

    这句话,不是瞎说,在场之人皆有所感,跟着沈黑子,升官的升官,发财的发财,就没有过倒霉的。

    兴许这也有沈黑子与狄咏关系极好的缘故,一直以来都是狄咏在带兵打仗,狄咏最信任的也是沈黑子所部,许多能人都安排在沈黑子麾下,每每打完了仗,封赏功勋之时,只要沈黑子提上名单,狄咏也从未有过一点意见。

    这也让沈黑子在麾下军将士卒面前,深得人心。

    “沈将军,便也是跟了您了,我一同乡,他与我一样,作战向来勇猛,功勋也未少立,却就是官比我小,钱也比我少。”

    “是啊,能随在沈将军左右,便也是我等的福气。”

    众人或是奉承或是真心,还有说有笑的,似乎也在故意冲散此时气氛中那些不对劲的东西。

    兴许、大概、可能,众人心中皆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却就是不知到底什么不对劲。

    沈黑子也回头笑了笑,笑得极为真诚,他刚才的话语,可不是为了安定人心,他是由衷而出,他是真的要给这些人谋一个安定的前程,他真不想这些人死了。

    蹄裹布,马衔枚。这两句话的意思很简单,就是用布裹住马蹄,用一种专门的器具夹住马嘴,还用一种木棍放在马嘴之上衔着。

    马蹄裹布,走起路来就不会“哒哒”作响,钳马衔枚自然就是为了不让马叫出声来。

    打仗就是这么麻烦,几千匹马,都要如此做,便是这个准备时间也要许久。

    但这也是偷袭必须要做的事情。

    甘奇,带着七千骑兵来了,仅仅七千骑兵,甲骑具装的重甲骑兵,人着甲马裸身的轻骑兵,人穿皮铁甲马裸身的游骑兵。

    剩余三万八千人,皆已往滦州城东南西北去设防线了,不使得一人从这座滦州城里走脱。

    显然甘奇丝毫没有把滦州城内所谓二十万大军放在眼里,城内能称之为军队的,满打满算不超过两三万人,其余之人,怕是给把刀让他们杀人,他都不一定敢,这些人,还是拿锄头比较适合。

    甘奇来了,七千人与马,没有马蹄震天,也没有呼喊大作。

    就这么来了,直到近前,城头上的沈黑子才听到有一种奇怪的嗡嗡声充斥耳中,这是一种浑厚的震动,就好像重物砸在泥土里的闷响声,在把千万个这种闷响声叠在一起,就是这种声音。

    嗡嗡嗡嗡……

    东边的鱼肚白已然显出了一点点。

    影影绰绰的人也映入眼帘。

    “来了!”沈黑子轻轻说了一声,把收在袖笼里的手拿了出来。

    旁边有一人也发现了这一点,正要扯开喉咙大喊。

    沈黑子连忙抬手:“不必呼喊,是援军来了。也叫城头上值的弟兄们皆不要大惊小怪。”

    “援军?”

    众人皆是一脸疑惑。

    沈黑子给了众人一个灿烂的笑脸,说道:“走,随我下城去迎接。”

    “将军?”

    “怎么?让我一个人去啊?”沈黑子依旧在笑。

    笑得众人都说不出怀疑的话语,因为沈黑子笑得太过灿烂,太过真诚,完全没有一点心虚之感,压根就不像是一个做了坏事的人。

    沈黑子大步往阶梯而去,众人互相看了看,立马跟上沈黑子的步伐。

    却是这城头上,终究还是有人大喊了起来:“敌袭,敌袭,快击鼓示警,快示警!”

    已经下了城墙的沈黑子脚步微微一停,往城头上看了一眼,又笑了笑。

    “将军,我这就上去与他们说,来的是援军。”

    “不必了,那边皆是刘闼子麾下,不是我们管的事情。”

    沈黑子加快了脚步,直奔城门之下。门下有几个站岗的,直接被沈黑子一句话调到城头上面去了。

    “打开,把重物都搬开,把门栓下了。”沈黑子大手一挥,几十亲信心腹连忙去干活。

    城门之后堵着一些石块,倒也不少,门栓从上到下好几条,最上门的还得用梯子才能取下来。

    几十人一趟一趟搬着。

    沈黑子就站在门洞入口处,静静看着。

    城楼之上的鼓声响起来了,打破了整个滦州城的平静。

    城头上更是呼喊大作,搬石头的,拉弓弩的,备羽箭的,煮油脂的,喊增援的……

    那喊增援的人路过城门洞,见得有人在搬堵门的石块,连忙上前问道:“这是干嘛啊?怎么回事啊?”

    “嗯?”

    “哦,原来是沈将军!失敬失敬,小人见过……不知沈将军这是作甚呢?”

    沈黑子还在笑,抬手招了招:“过来,我告诉你。”

    那人还真往前走了走,面带疑惑,准备侧耳去听。

    然后这人就倒下了,瞪大着双眼看着沈黑子手中的短刃。

    还有沈黑子的话语:“死你一个,活了所有人,对不住了。”

    堵门的石块,小的二三十斤,大的三四十斤。从城门洞最里面搬出来,得走十几步。几十人来来去去,累得气喘吁吁。

    石块挺多的,却也只是把城门堵了一个小斜坡而已,对于几十人来说倒也算不得很多,所以沈黑子才如此不紧不慢。

    城门楼上似乎也有人发现了下面不对劲,开口大喊:“谁在下面搬石头呢?那门后的石头可不能搬,城头上石头还够用呢,不必搬上来。”

    “哦,你家刘将军叫搬的,说是要换土来掩门,石头留着守城用。”沈黑子在城下回了一句。

    “原来是沈将军啊,此时敌袭呢,用土来掩,怕是来不及了。”

    “这你不用管,好好守城。”

    沈黑子做着里应外合的奸细勾当,却做得没有一点心虚之感。话音自信非常,如洪钟一般,轻松如常。

    他还反问:“你家刘将军呢?”

    “刘将军在营中休息呢,想来听到鼓声,此时正在赶来。”

    “今夜是你当值?”沈黑子还有闲心与人交谈。

    却是城头上那人没有闲心了,说道:“对,今夜末将当值,沈将军,末将不与你多说了,先去守城了。”

    “嗯,你去吧,守好了。”沈黑子挥着手。

    石头搬得差不多了,沈黑子终于催促了一句:“赶紧的,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回到北宋当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祝家大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祝家大郎并收藏回到北宋当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