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一族,其实只有两个姓氏,耶律与萧。契丹人口,在辽朝末年大概也只有一百五十万左右,在此时耶律洪基一朝,大概在一百万出头。一百万契丹人,都姓耶律与萧,自然也导致许多人同名同姓分不清楚。

    契丹人起名字,也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读了书有文化的,有一定社会地位的,这一类人大多会起汉名,比如皇帝叫作耶律洪基,这就是标准的汉名,当然他也有契丹名,叫作涅邻,或者查剌。又比如辽国使者萧扈,这也是汉名。

    另外一种情况就是底层的契丹人,汉字都不认识,甚至契丹文字也不认识,就不谈汉名了,比如那个被甘霸打了的其里浑。

    这里多说一句,契丹人与党项人都创造出来了自己的文字,但是这些文字乍一看,与汉字没有什么区别,都是由横竖撇捺构造出来的方块字。只是这些字,都是他们发明出来的,虽然构造相同,却没有一个字是汉字模样。

    辽国如今,大概七八百万人口,其中五百万左右是汉人,一百万出头是契丹人,然后还有草原各部,以及渤海附近与东北的一些少数民族。这些人加在一起大概也在两百万之内。

    这就是整个契丹辽国的人口组成。

    天色稍早,今日的汴梁城就有些不同了。

    甘奇大早而起,带着曾孝宽往开封府去了。

    怀远驿不远有一个单独的驿馆,几进的房屋,里面住着一百多人的辽国使团。

    辽使萧扈今天也起得很早,准备入宫一趟,一两天时间也过去了,该是大宋皇帝给他一个交代的时候了。

    洗漱完毕,萧扈在自己房间内坐着吃早餐,忽然听得一声巨响。

    萧扈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响吓得一跳,连忙抬头四处张望,想看看巨响是从哪里传来的。

    忽然,巨响又来。

    萧扈立马抬头,屋顶上掉下来许多灰尘,他终于明白过来了,有东西打在了屋顶的瓦片之上。

    萧扈连忙与左右护卫大喊:“快,快出去看看!”

    话音刚落,巨响也大作,噼里啪啦一大片。

    屋顶上被砸开了一个一个的小洞,这回不仅仅是有灰尘掉落,竟然还有许多拳头大的石头从屋顶落了下来。

    吓得萧扈连忙出门去躲。

    一出门,抬头,院内空中也有不断飞进来的石块,大小不一。

    一百多号辽人,有许多人已经头破血流了。

    萧扈开口大喊:“出去,快出去,带兵刃。”

    驿馆大门一开,一百多号契丹人鱼贯而出。

    门外的场面止住了这些契丹人的脚步。

    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半大的小子,发髻凌乱的泼皮无赖,带着方冠的儒生,甚至还有提着菜篓子的妇人。

    “打,打死这些契丹狗!”

    “砸啊!”

    “契丹狗竟敢把我宋人当做猪狗,那我们又岂能把他们当人?”

    “丢,接着丢!”

    “在汴梁横行霸道这么多年,当给点颜色与他们瞧瞧……”

    ……

    大小石块,黑压压一片。

    萧扈反应极快,转头就又进了驿馆,躲在了围墙之后。

    一人开口问萧扈:“萧使,这当如何是好?”

    萧扈也有些慌了神,门外忽然来了这么多宋人,一句话都没有就抛石来砸,这都是怎么回事?

    “萧使,要不要小的带人冲出去把他们砍杀一番,如此他们必退散而去……”

    萧扈连忙一抬手:“不可不可,万万不可。”

    也许就应了曾公亮那句话,你硬一分,敌人就软一分。

    今日这场面,显然是有人在幕后策划的,有些人策划起这种事情来,越发得心应手。

    熟能生巧。

    人群中最激愤的,都是带着使命来的。破口大骂,带着节奏,带动所有人义愤填膺的情绪,带着所有人从各处茶楼瓦舍与街巷之中来到这里。

    他们也是第一个捡起石头往驿馆里砸的人。

    群情一时激愤,就会带动更多人的情绪喷张,妇人刚刚花钱买来的菜,此时也顾不得勤俭持家,拿起菜就往里扔。

    边扔着,妇人还骂:“敢欺辱我大宋,敢在此横行霸道,今日教你们一个个知晓我大宋的厉害。”

    “生儿子没**的!”

    “走路摔断腿的!”

    “上床不能硬的!”

    ……

    “没卵子的契丹狗,你们出来啊!看看你们还敢欺负谁!”

    要说骂人,还是妇道人家比较厉害。

    墙角下的萧扈,没有了之前在大宋皇帝赵曙面前的那份气度了,他其实也是个文官,与大宋的文官一样,读圣贤书,博古通今,经史典籍无一不通,考进士出身的,甚至也当过林牙,林牙就是大宋的翰林。

    (注:辽国开国之时,契丹人是不准参加辽国科举的,科举是准备给汉人设立的,契丹人当官直接通过世选,就是从贵族里推举与选拔。后来到得中期,因为南枢密院的权势崛起,这个规定就慢慢成为一纸空文了,许多契丹人也开始参加科举考试了。)

    这种文官,辽宋的都一样,那就是都带着文人的气质,对待许多事情心狠手辣方面差得远。

    比如此时又有人与萧扈说道:“萧使,冲出去吧?只要咱们冲出去,立马能把这些乌合之众打杀得抱头鼠窜!”

    萧扈却还是摇摇头:“不可不可。”

    在大宋的都城里打杀大宋的百姓,这个责任萧扈实不敢担。这与在皇宫里给大宋皇帝甩脸色是两码事。

    “那怎么办?”

    萧扈想了一想,说道:“派几个人,往西边去翻墙,翻过去就是怀远驿,从怀远驿后门出去,去报官!”

    “报官?”

    “对,去开封府,去皇城司,报官!只待本使去见了宋人的皇帝,定教他给咱们一个交代!”

    萧扈的处理办法,还是理智的。如果真让手下百十个契丹武士冲出去一通打杀,那后果就真的不堪设想了。

    冒着如雨的石块,几个契丹人扛着桌椅板凳当盾牌,开始翻墙。

    报官这种事情,还是有效的。因为甘相公就在开封府等着辽人来报官。

    作为这件事情的负责任,甘相公还是很尽责的,听说百姓把辽人驿馆给围了,还拿大石头砸辽人,甘相公着急忙慌拍案而起,口中大呼一语:“这还了得?”

    然后带着一百多个衙差直奔现场而去,来报官的那个契丹人还觉得这个年轻的宋官不错,一边催促着,还一边与甘奇躬身行礼,感谢甘相公带人去救。

    甘相公到得现场,不顾官身安危,亲自冲到驿馆门口,大喊:“住手,都住手!”

    “甘相公来了,大家住手。”

    “甘相公最是公正不阿,大家先停一停……”

    这马屁拍得好,甘奇还去看了看那人,与之点点头。

    那人见得甘奇竟然还与他点头,立马兴奋不已,又是大喊:“甘相公乃是青天大老爷,定然不会让百姓蒙冤,大家先听甘相公的,住手……大娘,你要丢菜了,留点回去做饭,大婶,罢了罢了,鸡蛋多贵啊……”

    场面终于慢慢安静下来了。

    甘奇拱手左右:“诸位,我乃甘奇甘道坚,今日既然到此,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大家先不要激动,容我进去与契丹人谈谈。”

    “甘相公,我等信你,今日定要让那横行霸道的契丹人伏法受审。”

    “甘相公,大娘可听说过你的,可不能教大娘失望。”

    ……

    甘奇左右拱手,满脸严正,往那驿馆而入,开口问道:“那位是萧使节?”

    萧扈走到甘奇面前,刚才还是慌乱不安的表情,见到甘奇之后,立马换了一副厉色,语气不善说道:“你速速带人把这些百姓驱散了去,让本使进宫见你家陛下。”

    甘奇微微皱眉,这个萧扈,还是没搞清楚状况……都吓得要报官了,官来了,又这么牛逼哄哄了?

    “驱不散!”甘奇语气也不善起来。

    “驱不散?那还要你何用?若是本使今日进不了宫,你可担待得起?”萧扈这算是大发雷霆了。

    甘奇老神在在,还微微带笑,抬手一请:“要不萧使亲自出去试一试?反正本官是驱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回到北宋当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祝家大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祝家大郎并收藏回到北宋当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