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千皇城司的军汉早已出城而去,本欲去弹压那些士子与百姓,此时都被安排在城外一处等候,只等士子与百姓自行散去,再立马冲入甘家村中捉拿甘奇。

    只是没有人知道,甘奇压根就不在自家老宅之内。

    韩琦等候着消息,越等越是心急火燎,又派人去催促了李明几番。

    李明让人带回来的答复是:“相公,百姓与士子们都在慢慢退去,但是几万之多,一时半会还退不干净,此时冲进去,怕又是僵持不下之局。”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这些士子莫不是着了魔?甘奇一个小小五品官员,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号召力?”韩琦有些不解,他倒是见识过甘奇的手段,几年前文彦博之事,甘奇就发动一次士子闹事。

    但那也不过几百人而已,千人都没有。

    如今,动辄上万,韩琦也有些怀疑。

    “相公有所不知,自从甘道坚办起了那个书院,还有那个什么劳子京华时报之后,他隐隐就成了年轻士子中的领军人物,甚至因为甘奇,还有人说出了一个新词汇,叫什么意见领袖,而今当真就是一呼百应。”

    “一份报纸而已,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吗?”韩琦还是不解。

    “属下以前倒也不觉得,近来却才明白,若是一篇文章能传阅天下,就能蛊惑人心。这报纸之道,就是蛊惑人心之道,那些读书识字的士子,便皆由他蛊惑了……”

    韩琦听得这话,深入思虑了一番,又问:“这报纸真能把千万人的想法都蛊惑了?”

    “属下以为可以。”

    “小看了这厮,小看了这厮啊,但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甘奇还能逃出大宋朝不成?如此利器,岂能让他人随意去用?待得把甘奇下狱定罪,这份京华时报当姥姥掌控在手。”

    韩琦以前是真小看了报纸的威力,报纸之上,每天说一说拳赛,说一说球赛,说一说那里的戏曲,或者那个花魁大家,举办一些诗词比赛,登载几篇实时文章,还有商家广而告之的内容。

    这么个消遣玩意,竟然这般能蛊惑人心,韩大相公实在没有想到。

    “那……属下如何再去与李押班说?”

    “叫他盯紧了,定要把甘奇捉拿回来,若是实在不行,就强行弹压。那些士子大多住在城内,到得黄昏时候必然都要进城。至于那些甘家村的百姓,但有反抗,格杀勿论。”韩琦依旧心狠手辣,对大量读书人动手是不行的,但是对普通百姓动手,韩琦一点忌惮都没有。

    “是,属下这就去回李押班话语。”

    夜幕慢慢落下,甘家村中,大量的士子见得军汉已撤退,他们带着胜利的喜悦三五成群回城中去,赶在城门关闭之前进城。

    甘家村的百姓,也开始各自归家,学院里的学生也往山上而回。

    城外的李明听得盯梢的来报,却着急起来,暗中思忖:“甘先生啊甘先生,你叫我把这份差事领了,我这领是领到手了,都落夜了,人群都散了,你叫我这该怎么办?”

    韩琦的人又来催促李明:“李押班,人群散得差不多了吧?”

    李明硬着头皮点头:“差不多了,还待一会儿就该都散去了。”

    “准备好,快进快出,冲进去拿了人,立马复命。”

    李明也是头大,敷衍一句:“只待天色再暗一些,我便亲自带人冲进去拿住甘奇。”

    “嗯,此事办妥,韩相当重重有赏,太后也会有赏,加官进爵不在话下。”

    李明躬身一礼:“多谢太后与韩相大恩。”

    着急上火的李明,假装踱起了步子,踱到河边,喃喃自语:“甘先生,你这都是怎么安排的,难道真要我冲进去亲手拿人吗?”

    李明焦急不已,韩琦的人就在不远处盯着他,再拖一会,就是在拖不下去了,非得冲进甘奇家中拿人了。

    夜色渐渐落幕,李明又被催促了几番,硬着头皮答道:“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下官亲自乔装进村侦查一下,上差稍等片刻,下官去去就回。”

    “好,快去快回。”

    李明脱了甲胄,放下兵刃,他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准备进村去通知一下甘奇快跑。

    今夜的汴梁城,注定不平静。

    当夜色真的落幕的时候,城中不知从哪里钻出来好几队列队整齐的铁甲军汉,装作在城中巡防的模样,脚步整齐,不快不慢,刀枪甲胄鲜明。

    开封府的衙差也开始巡逻夜晚的街面了,看得这一队精锐人马,倒也有些诧异,却也不上前去问。

    皇城司的大部队都出城去了,此时留在城内巡防的人也不多,见得这一队人马,都是注目而去,看着他们慢慢走过身旁。

    皇宫之内,殿前司的军汉们也开始打着灯笼到处巡逻,西边有一队军汉,在西华门与丽泽门之间的宫道里来回巡视。

    这一队人马巡得不久,领头的一人似乎累了,坐在丽泽门不远处的石阶之上,说道:“弟兄们都歇一歇。”

    “狄门使,上半夜歇息,不妥吧,到时候被上官知晓了,怕是要吃板子。”

    领头的人姓狄,被称之为门使,身份呼之欲出,狄青长子狄谘,官职全称:西上阁门使。

    狄谘笑道:“你怕什么?我下的令,到时候挨板子的也是我,弟兄们只管落座休息。”

    “狄门使受罚,弟兄们看着也于心不忍呐。”

    狄谘也不继续说这个话题,而是说道:“要说我狄家,那是战功赫赫,我父在西北之时,西夏党项人见得我父,那都是绕着道走。而今我却在这宫里领了一个巡门的差事,我三弟四弟,都在殿内崇班,一天站到晚。还是想念以往的日子,十五六岁的时候就随我父领兵驰骋在荒野大漠,那日子才叫舒坦。”

    “狄门使,你就知足吧,小的祖上还是开国的功勋呢,这才几代?到我这第四代吧?我不也跟在门使后面巡起了宫道?”

    狄谘点了点头:“要说啊,还是读书好,可惜了,我狄家没有读书的种,认字还行,写文章就差得远了。”

    “不过真要说起来,狄将军是真不值当,上阵无敌,到得这汴梁,反倒被人诬上一个意图谋反的名声,教人唏嘘啊。”

    “有什么唏嘘的?我太爷爷何等功勋?太祖皇帝身边的前锋大将,陈桥之后,第一个打开汴梁城门的功勋人物,太祖不过一杯酒,不也把兵权夺了?南城给了一座宅子,给了钱财,啥也没有捞到。”

    “莫要瞎议论,可别坑害了狄门使。”

    狄谘笑着摆摆手:“无妨无妨,自家兄弟随便说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回到北宋当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祝家大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祝家大郎并收藏回到北宋当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