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斯穿着一件略显陈旧的红色长袍,站在小广场的尽头,脸色有些发白。

    他的对面,是一群穿着白色袍子的阿尔法学生,那些白袍子们的胸口都别着‘3A’社团的徽章,一个个神态倨傲,眼光不善。

    他身后不远处,则三三两两站着一群群穿着红袍子的九有学院学生,因为这里距离图书馆很近,而图书馆又是九有学府中学生流最大的节点之一,所以不断有新来的学生被小广场上的人群吸引着,汇聚在一起。

    在两个学院之间,湖畔边缘,还有数十头臭烘烘的鱼人,把脑袋露出湖面,翻着突出的巨大眼珠子,死死盯着岸边的年轻巫师们,不时发出兴奋的嘶吼声。

    往日在湖面徜徉的红色大鸟与白色水牛们早已嗅到了空气中令人不安的味道,躲到了临钟湖的另一侧;树上的双尾松鼠与树精子们也纷纷躲进树洞里,在学生的喧闹声中瑟瑟发抖。

    凭借着出色的身体素质以及厚实的脸皮,辛胖子很快穿过原本就不太拥挤的人群,来到距离尼古拉斯不远的地方。

    没费太多功夫,他便根据周围同学的三言两语,拼凑出了事情的大致脉络。

    还是与昨天实践课的冲突有关。

    昨天下午的实践课上,尼古拉斯暴揍了一个阿尔法学院的学生。但糟糕的是,那个学生恰好是阿尔法学院中向来以‘血脉至上’著称的‘3A’社团成员。

    一个纯血脉的巫师,被一个杂种狼人打的头破血流,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这种羞辱让3A社团的成员们群情激奋,即便有心调和两所学院矛盾的弗里德曼爵士,面对近乎沸腾的物议,也没有丝毫办法,被裹挟着寻求报复。

    正常来说,在学校里进行人身报复,应该选择一个隐秘的时间、不为人注意的角落,然后等被报复人落单时,悄然出击。

    隐秘、果断、迅捷。

    但这样一来,就达不到3A社团成员们要求洗刷耻辱的要求了。

    所以,这些穿着白袍子,满脑子都是‘血脉’与‘荣耀’狂热分子选择了在大庭广众之下拦截尼古拉斯。所幸弗里德曼爵士还没有完全丧失理智,在他的劝说下,3A社团的成员们没有直接冲进书山馆。

    辛胖子抱着笔记本,竖着耳朵,捕捉着听到的每一个单词,手中的羽毛笔在纸页上飞快滑过,留下一串潦草简扼的记录。

    就在他打算询问一位知情者临钟湖岸边为什么会有那些鱼人的时候,一个穿着红袍的矮个子男巫从远处匆匆挤了过来,向一位个头稍高的金发女巫挤去。

    胖子眼神微动。

    他认出来矮个子男巫是学生会的干事,金发女巫是社团联合会的一个委员,都属于学生代表。在这种情况下,两人碰面肯定有什么消息。

    胖子悄无声息的挪动着脚步,将耳朵凑近了一些。

    “……教授们都不在,办公楼里他们的办公室也都关着,门神们不知道教授们去什么地方了,只知道他们离开的很匆忙,好像有急事!”

    矮个子男巫表情焦急,语速飞快的说道:

    “今天亚特拉斯与星空学院举行院系之间的猎赛,助教们以及校工委都在做现场支持,他们也不在办公室!”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猎妖高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郑重骑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郑重骑士并收藏猎妖高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