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曦登基之后,陶商一面用陈登当尚书令,糜竺为尚书郎,想办法拉拢和安抚江南世家士族,然后派鲁肃和大哥太史慈,陶基等人,率领徐州旧日文武镇守彭城,北防袁绍,自己则是秣马厉兵,准备与荆州的三刘伪朝集团进行第一场交锋。

    而三刘集团也是不约而同,秣马厉兵,准备和陶商准备一场实打实的硬仗交锋。

    这场仗对于双方来说,乃是必然的。

    打不打也得赢,胜负倒是在其次,但必须要把这事办了。

    面对一个和己方对立的伪朝集团,若是一刀一枪都不动,光隔空对喊瞎逼逼,未免有些落了下乘。

    回头这事落在天下百姓和士族的眼里,也不甚好看啊。

    陶商一面安排北面的布置和南方的保障,另外还从金陵城等地调来粮草和战船,用以西向征伐。

    江东和荆州几乎全面接壤,两方的边境衔接之郡北面是江夏郡,南面是长沙郡。

    如今长沙郡的大部份地域被荆州的叛将张羡所控制,而张羡又属于当年被陶商撺掇反叛的,所以荆州兵和金陵军的交锋之地,必然不会在长沙郡。

    如此一来,江夏郡和豫章郡北地的接壤之所,就会变成这场战役的主战场。

    陶商那边,对刘表的情报也是颇多关注。

    据说西川刘璋派遣上将张任率兵,出西川口,率领三万精锐,前来与刘表共同作战。

    不过对于川军,陶商并不是特别的担心。

    因为江夏郡和豫章郡的交接之所,几乎是半水路的形势,而黄祖近些年也在江夏囤积了不少的战场,因此这一次的交手,水战乃是两方是否能够致胜的关键。

    陶商前些年,跟袁术屡屡交锋,水战的战船和器械攒下了不少的家底,不过据他所知,刘表那边也是不缺,这一场仗可算是势均力敌。

    粮草和战船军械准备好了之后,陶商不再停留,他打算先行出手,驱兵直往江夏郡的地界而走。

    刘表既然想打,那陶商就把战船选在他的主场便是。

    主场虽然有地缘优势,但两军交锋,祸害确实主场的地盘,陶商对自己的地界舍不得。

    建康元年春后,四月十五,陶商在南昌城祭天出师,令陶应,吕岱镇守南昌皇都,自己则奉天子令,领天子诏,号令汉朝王师西向,逆江而上,直取江夏郡的昌武县城。

    而刘表集结兵马,在江陵祭天出师,三刘大军与伏完一同齐出,直奔江夏郡会和黄祖,与陶商交战。

    陶商这一次让善于陆战的诸将尽皆守护在中军,前部先锋的战将皆用水军战将,包括甘宁,周泰,蒋钦,董袭,徐盛,凌操,潘璋,贺齐,鲜于丹,宋谦、贾华、徐忠等十二将统领水军分而治之,与自己的陆军遥相呼应,水陆并进西向而行。

    但是在出征之前,陶商的行营中出现了一点小插曲。

    有一名大将前来找陶商要官当!

    这个人,便是前番在官渡之战,投降了陶商的麴义。

    麴义站在陶商面前的时候,脸上没有谦恭之色,反而是倨傲的,牛逼哄哄的,一点也不客气……

    总之就是很欠抽的模样。

    陶商现在能够理解袁绍当年的心情了。

    就麴义这幅揍性,心高气傲的袁绍不想弄死他才怪。

    陶商觉得自己心胸挺开阔了,但面对麴义,他还是有一种想把他的脸摁在地上摩擦的冲动。

    没有任何的理由,就是想摩擦他。

    这天底下,一句话不说,光看那德行就挨拾掇的人,着实是不多了。

    “末将见过丞相。”麴义拱了拱手,话说的礼貌,但音调里着实听不出来。

    陶商轻轻的一弹袖子上的灰尘,道:“原来麴公,今日前来,不知所谓何事?”

    麴义毫不客气,直言不讳道:“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三国有君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臊眉耷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臊眉耷目并收藏三国有君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