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吸功狂魔突然改口解释牵头人为什么要告诉他实情,那也是有原因的,吸功狂魔这样做无非就是为了证实他所说的话的真实性。

    而苏陌寒似乎并没有看出吸功狂魔的目的,不禁催促道:“你就别说那些没用的东西了,赶紧说说那个牵头人到底为什么要杀我的父亲吧!”

    吸功狂魔面对苏陌寒的催促,不但没有因此而生气,反而大笑道:“你还真是够蠢的呀!难道你还没有听出来领头的人只是一个牵头的作用,也就是真正的凶手应该是那位隐于幕后操纵全局的幕后黑手才对。”

    苏陌寒听到这里,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诧异,他确实没有想到领头人的背后还有一只黑手,更没想到吸功狂魔在把领头人形容成牵头人的里面还有这样的讲究。

    待到苏陌寒明白一切以后,不禁又追问道:“那幕后的黑手又为什么要杀我父亲呢?”

    “牵头人尚且都是在替人家办事,我们这种替牵头人办事的人,那又岂会知道幕后黑手的真正目的呢?甚至就连牵头人都根本不知道幕后黑手到底是什么目的,所以他只是告诉了我,他是在替一位来头极大,几乎能够左右大隋整个局势的人在办事,至于别的还真没有告诉我什么了。”吸功狂魔将他所知道的说了出来。

    可是这样的回答却根本无法令苏陌寒满意,但苏陌寒如今又是阶下囚,总不可能喧宾夺主反去威胁吸功狂魔再好好想一想细节吧!

    因此苏陌寒只能嘀嘀咕咕的推测道:“一个能够左右二十年前大隋局势的人,莫非他是前朝皇帝?还是前朝手握重兵的将军?”

    苏陌寒那嘀嘀咕咕的话本来说得十分小声,可是在王府这种非常荒凉、寂静的环境里,再小的声音却也不难让内力高强的吸功狂魔给捕捉到。

    所以苏陌寒嘀嘀咕咕的声音自然也不例外,吸功狂魔施展内力捕捉了苏陌寒的谈话以后,不禁笑道:“二十年的时代变迁,那位曾经可以左右大隋局势的人恐怕早已不在人世了,若是你想要弄清楚他究竟是谁,那也不是没有办法,牵头人肯定知道那人的身份,只是他说自己发过毒誓,不能将幕后黑手的身份说出来,若不是这样的话,你觉得幕后黑手还能让我们都活到今天吗?”

    吸功狂魔说完这一番言论以后,接着语气忽然一转,冷冷道:“不过你都已经是个将死的人了,恐怕也没机会弄清楚一切的真相了,还是静下心来好好享受一下剩余不多的时光吧!”

    苏陌寒听到吸功狂魔这样的话,不禁也蹙起来眉头,整张脸也因为这样而变得扭曲起来,看着就好像非常痛苦的样子。

    当然苏陌寒内力被抽干的痛苦,比及他离真相就只有一步之遥,但却又遥不可及的心里痛苦来说,那些显得都是多么的微不足道了。

    尤其是苏陌寒一想到自己即将死去,这个世界的一切可能都将与自己毫无关系,这种心中空荡荡的滋味更是难以言喻的痛。

    幸好苏陌寒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的事,早就已经习惯了各种各样的打击与伤害,所以苏陌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剑诛江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q韦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q韦云并收藏剑诛江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