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公共安全与秩序局第233独立内务营,鲍里斯.安德列耶维奇.沙布林少尉。”

    上士低头翻了翻证件,瞥了一眼照片,又抬头看看沙布林少尉。

    “我们接到命令,前往亚姆立札据点执行任务。”

    接过递还过来的军人证,沙布林少尉掏出怀表,看看指针,有些不快的问到:

    “我们在赶时间,上士,这是上面交代的重要任务。”

    “我明白,但我们接到亚姆立札据点指挥部的命令,暂时封锁通向据点的道路。除非有据点指挥部或保卫公共安全与秩序局总部的书面命令,否则只能等待新的指令。”

    上士一脸的歉意,这是他今天第四次说出同样的制式回答了。

    也不知道蹲在据点里的那些大官们突然抽了什么疯,从昨天下午开始就下令封锁交通线,所有试图靠近亚姆立札的人员、部队,都必须在关卡原地待命,等待所属部门的上级主管单位核实身份之后再予以放行。最后还特别注明,哪怕就是国家安全部门和王公贵族也不得例外,任何试图冲卡之人可以不经警告立即予以射杀。

    有这样一道命令在,虽然下面执行单位会比较难做人,但也算是免掉了一部分责任。被拦下来的即便满腹怨言,也不好当场发作。眼前这位沙布林少尉也是如此。

    “真是该死,我们该早点出门的。”

    “不用着急,少尉先生,核对一结束,您就能过去了。”

    上士耸耸肩,说到:

    “要不要先去擦擦皮鞋?我的手下可是擦皮鞋的好手。”

    “那好,反正总是要等的。”

    少尉递过一根上好的卷烟,迟疑了一下,上士忙不迭的接过了那根烟。

    烟草一直是公国军的固定补给品,公国军人的军营生活里除了“生命之水”,最不能少的就是每个月一百克的烟叶配给了。过去用烟斗或水烟抽,如今都用草纸卷着抽。像这种精心烤制包装的高级卷烟,陆军和边防军的中下层军官根本享受不到,也就奥克拉纳内务部队这种特殊存在可以搞到。

    “你们是从普斯科夫过来的吧,少尉先生。”

    点燃了香烟,上士猛吸了一大口,随手把火柴梗扔到了地上,伸出脚用力踩灭。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有一个在233独立内务营当勤务兵的表兄,您或许认识他,拉夫连科二等兵,高个子,脸上有条疤。”

    “嗯……不认识。”

    沙布林少尉掸了掸烟灰,努力思索了一下露出一丝苦笑。

    “车后面运的是什么?少尉先生。”

    上士拿着火柴盒的手放到了背后,叼着烟询问到。

    “啊,也没有什么东西,就是一套设备……”

    沙布林少尉说着转过身看了看卡车,就在他回身的那一刹那,手上多了一支莫辛纳甘转轮手枪,击锤已经被扳下,黑洞洞的枪口顶着上士的额头。

    “一套叫‘恐怖分子’的设备。”

    和蔼可亲的“沙布林少尉”露出带有些许遗憾的笑容,下一秒,早已蓄势待发的冲锋枪响了起来,刚刚想举起步枪或准备打开机枪保险的士兵瞬间被扫到在地。八十发子弹眨眼间一扫而空,没有一发子弹走空。

    水冷式重型冲锋枪的射速和可靠性完全实现了设计者的预期,除了那名上士,两个班的边防军战士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全数倒在了血泊之中。

    “上士,事情本可以用更和平的方式收场的。要不是你把手放到背后做手势,你身后的士兵又太笨,把什么都写在了脸上,我们其实不必面临这样的局面。”

    “沙布林少尉”依然是一脸遗憾,被枪指着脑袋的上士似乎是已经接受了命运,脸上满是淡然。

    不知道是出于同情还是敬佩,袭击者用温和的语气问到: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上士。”

    “你为那个老头叹息的时候,从我干这一行开始,内务部队的人从来不为死人叹息。翻开军人证的时候,盖章、签字、照片都没问题,可用来装订的是不锈钢钉,而正常情况下用的都是会生锈的铁钉。等到你踩烟、递烟的时候,我就更确定了。如今高级卷烟已经断货,就算是内务部队抽完烟以后也会收起烟头,把烟丝收集起来。另外你的软壳烟盒底部开了个口子,那是战场上才有的取烟方式。最后拉夫连科不是二等兵,是营部参谋。”

    “你瞧我这记性,早就忘了这不是没厕纸上厕所的战场,总担心会抽到沾满粪便味的卷烟呢。”

    被指出一大堆破绽的袭击者摇了摇头。

    “我劝你最好还是投降,我的人这回应该已经到了亚姆立札据点,很快搜捕的部队就会抵达,你们没有任何机会。”

    “也许吧,只是你没机会看到结局是怎样了。”

    朝那张坚毅又勇敢的面孔点了点头,袭击者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br>

章节目录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千年帝国海军上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年帝国海军上校并收藏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