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面前的水池,陈福海面色苍白,难道真的是天要绝他?

    梁正桥等人也是沉默,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陈福海好,先前方铭已经是说了,解决的办法就是将紫藤重新葬回那书生的坟墓上,让得紫藤再次和书生作伴,可现在这度假村的负责人已经是告诉他们,当初这里的坟墓已经是被挖走了。

    至于尸骨,因为是无主之坟,没有后人来认领,也不知道被工人给弄到哪里去了。

    正常来说,挖到坟墓,来清理坟墓的工人是不会将尸骨给乱丢的,会重新找个地方给葬下去,这是行规,以免死者阴魂上来报复。

    可关键是度假村已经是开发了十几年了,当初的工人早就不知去向了,就连度假村这边也没有了施工队伍的资料了,那个时候的项目施工可没有现在这么正规,都是一个工程又分包给无数个小工程队,下面的小工程队都是一个包工头临时组建的,哪里还能找得到人。

    “方先生,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陈福海的孙子不甘心,目光看向方铭,带着希翼之色,问道。

    “很难。”

    方铭摇了摇头,精怪有精怪的手段,这紫藤和陈福海相互之间已经是建立了联系,这份联系靠外力很难破坏掉,如果毁掉紫藤的话,陈福海也会遭受反噬。

    当然,除非是天级强者出手,可天级强者哪里是这么好找的,另外说句大实话,就算方铭找得到天级强者,也不会为了一个外人而欠下人情。

    倒不是方铭见死不救,而是因为他已经算是尽力了,以他和陈福海的关系,如果给陈福海找天级强者帮忙的话,反倒是沾染因果了。

    听到方铭的回答,陈福海脸上露出失望之色,但还是安慰道:“金儿,不用太在意,爷爷活了这么多年了,就算走了也算是喜丧了,这事情也只能怪爷爷自己贪图便宜。”

    陈福海虽然失望,但也还算是开的有些开,如果自己没有喜欢盆栽这种爱好,如果不是自己贪图便宜,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这一切也算是自找的吧。

    “老陈……”

    梁正桥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对方了,只能是拍了拍陈福海的肩膀。

    “方铭哥哥,你们快看这紫藤!”

    就在气氛变得有些凝重的时候,叶子瑜突然惊咦了一声,而众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车厢内的那紫藤,一个个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

    此刻的紫藤的树皮竟然又一次脱落了,但在脱落的树皮中,有着一抹绿意冒出。

    看到这一幕,方铭眼睛微微眯起,下一刻直接是走上前,将盆栽给端在了手上,快步朝着前面的水池走去,最后,直接是将盆栽重重砸了下去。

    方铭这一动作让在场众人都看傻了,先前不是他说这紫藤不能破坏吗,怎么他自己又将紫藤的盆子给砸掉。

    不过,这份疑惑很快就被接下来所看到的一幕给震撼到了。

    盆栽掉落水中,水花四溅,盆子直接是碎裂开了,不过水池并不深,也就是一尺深,所以只是湮没到紫藤的泥土部分,紫藤的枝干依然是在水面之上。

    而让叶子瑜等人震惊的是,紫藤不断在脱皮,最关键的是竟然又一次开花了,那紫色的花从枝干上垂落,直到最后落到水面上,这其中不到十秒钟的时间。

    紫藤花开,一开七天,然而现在根本就不是紫藤花开的时期。

    水波荡漾,紫藤花也是散落开来,飘散在水池四处,整个水池犹如铺上了一层紫色的花瓣,画面极其的唯美。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众人却是感觉到了一股悲伤的情绪弥漫,这股悲伤的情绪来源不是来自于其他,就是来自于这株紫藤。

    紫藤开花,但枝干的树皮脱落速度更快,原本还有一尺多高的紫藤,在树皮脱落之后,只剩下了半尺,半尺新的绿色枝干。

    没等树皮全部脱落,这半尺树杆又一次变得枯黄,同时又一次出现了树皮脱落的现象,而紫藤花又一次绽放了。

    层层花瓣铺满着水池,紫藤花不断的重复着这些动作,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株紫藤是在以燃烧自己的生命为代价。

    都说枯木逢春,是一次新的生命的开始,但又有多少树木可以一直经得起春冬的洗礼,但根须老化,养分耗尽之后,依然会走向死亡。

    而紫藤花此刻根茎根本没有吸收土壤,因为它的根茎是漂浮在水中。

    “它在干什么?”叶子瑜轻声问道。

    “在告诉它的主人,它回来了!”

    方铭表情也是有些复杂,昙花一现,只为韦陀!

    关于昙花的凄美故事,许多人都知道,但紫藤此刻所做的何尝不是和昙花一样的举动,不断的燃烧自己的生命,为的就是在寻找主人,在这片熟悉的土地上,它想让它的主人发现它,它再通过这种方式呼唤它的主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超品巫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九灯和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灯和善并收藏超品巫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