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女士……”

    “什么女士,人家还没有嫁人,而且我年纪看起来很大吗,我也就才刚刚三十岁,你要叫我小姐姐。”

    张安娴打断了方铭的话,用幽怨的表情看向方铭。

    “张小姐,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方铭表情正色,对付张安娴这种女人,他已经是有经验了,这是从对付韩乔乔身上说会的。

    那就是不管对方多么的幽怨表情,自己只要说自己的就可以了。

    果然,看到方铭不吃这套,张安娴撇了撇嘴,说道:“找秦小弟弟肯定是有事情的,秦小弟弟还真是厉害啊,这么小年纪就弄了一个度假村出来,可真是年少有为啊。”

    方铭并不接话,只是就这么平静的看着张安娴,他知道这女人来找他绝对不只是为了夸赞他。

    “秦小弟弟,姐姐了解了一下你,发现一个有趣的地方,那就是小弟弟你在一次上山被毒蛇咬了之前,就是很普通的一个贫苦人家的孩子,可自从那次被咬了之后,可是壮举不断,先是承包水库,现在又弄度假村,整个人就跟换了个人一样。”

    说这话的时候,张安娴目光一直注视着方铭的面部表情,因为她想要知道方铭会有什么表情变化。

    说实话,在几天前,她动用关系找人调查了一下关于秦阳的信息和资料,结果却是发现了很有趣的一点,那就是现在的秦阳和以往的秦阳可以说是相差极大。

    在被毒蛇咬伤之前的秦阳,就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没读过什么书,靠着打零工来照顾妹妹,也没有什么才华和闪光点。

    但是在被毒蛇咬伤之后,秦阳的举动就很怪异,首先就是让自己妹妹去私立中学读书,这一点还可以用见识少,被私立学校的老师给说服了来解释,那么后面花钱承包一个废弃的水库就让人匪夷所思了。

    一个家境贫寒,平日里一块钱恨不得可以掰开成两块钱来花的人,突然花个五千块承包一个没用的水库,这种事情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会相信?

    然而更诡异的是,就在秦阳承包了水库之后,干涸了多年的水库突然有水了,许多村民都认为秦阳是撞了大运,也许是上天可怜他们兄妹两。

    但是张安娴看完后面秦阳的一系列的布置,一个结论突然在她的脑海中出现:秦阳并不是运气好。

    从承包水库到种植,到度假村的开发,这一步一步就好像是规划好的,而且,最关键的是,一个穷小子,竟然可以弄到这么多的资金,这简直是一件无法想象的事情。

    张安娴以前上学的时候喜欢看武侠小说,她突然觉得秦阳就好像原本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武功不入流的小子,突然运气大发捡到了一本武功秘籍,或者是得到武林高手的内力灌输,整个人鲤鱼跃龙门,一下子成为了顶尖高手。

    只是,这是现实社会,并不是小说,而且也没有什么武功秘籍,那到底是什么让秦阳改变这么的大?

    一个穷人的孩子,内心里都是有一种自卑感的,和别人对视的时候,都会眼神有些闪躲,不敢对视他人的眼睛,但是她发现秦阳没有,从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秦阳的眼神就很清澈,也没有丝毫的闪躲,这种眼神根本就不像穷人家的。

    倒不是张安娴看不起穷人家的孩子,但事实上就是如此,这就好像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突然进了城,来到繁华的大城市,如果一个穿着时尚光鲜的美女过来问路,这男孩多半是不敢和女孩眼神对视的。

    哪怕是突然暴富,没有经过一段时间的改变,这种下意识的心理所引来的举动还是不会改变。

    正是有了这个发现,张安娴突然发现她对这秦阳倒是有些好奇了,这才有这一趟之行,有了刚刚的一番话。

    听完张安娴的话,方铭脸上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实际上在开始度假村计划之前,他就想过肯定会有人怀疑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改变,只不过只要他自己不透露,没有人能够猜得到原因。

    所以,面对张安娴这样的质问,他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和回答的办法。

    “被毒蛇咬了一口,再次醒来后,感觉自己整个人的心境都变了,正如那句老古语所说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

    方铭表情淡定,不过回答完后继续问道:“张小姐到我这里来,不会就是想要跟我说这个吧。”

    “当然不是。”

    张安娴妙目中闪过光彩,扫过整个山腰风景,说道:“作为一个度假村,除了硬件设施之外,其实最重要的是宣传,只有宣传到位了,才能吸引来游客,我说的对不对?”

    方铭皱了下眉,张安娴这一点说的没错,一个度假村最重要的是宣传,因为度假村的位置一般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超品巫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九灯和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灯和善并收藏超品巫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