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完孩子的小兰受她母亲的遗传,身材没有发胖走样,依然如故。不知道她底细的人,一点也看不出她是生过小孩的女人。二个孩子成长的也很健康,这得力于小兰坚持母乳喂养。小兰的奶汁有限,根本不够龙凤胎吃,父亲又请了一个奶妈。

    由于小兰坚持让孩子从小就单独睡,二个孩子其本上是吃饱了睡,睡饿了又吃。男孩欧阳铭明越来越像父亲,女孩欧阳园苑更像小兰。两个孩子基本兼容了二人的优点,对二人的缺点是一点不沾。现在龙风胎4个月大了,身体很健康,都会笑了……。

    小兰正在紧张的准备毕业伦文,她选择的题目是《论电子商务的发展及前景》。这个题目对小兰来说,当然是轻车熟路。她主要以父亲的快递公司及本县电子商务发展数据为实例,来充分论征电子商务的发展及前景。

    由于小兰这近一年的时间里,基本上是待产,分娩,育儿,没有顾得上学业。小兰6月份就要回学校去,完成她的论文答辩及拿毕业证书。现在临时报佛脚,自然得忙上一段时间了。

    小兰和孩子的户口都落到了市里。父亲已经找人悄悄的办完了解除父女关系,解除养父养女关系的法律文书。小月的户口也迁到县上,与父亲同在一个户口本上。

    目前公司发展很好,年收入稳定在6000万元,银行货款早已归还了。在小兰的建议下,公司目前制定的方针是稳步发展,以巩固提高现有业务为主,不急于扩大经营规模。

    为了防范风险,三个网店转到了小兰名下,网吧转到了小月名下。公司基地,申通快递公司,特色绿色食品加工厂,千层棉被厂,新增加的丝棉被厂任然在父亲公司名下。

    公司所建住宅小区11幢住房早已一售而空,获利5500万元。小兰与父亲商良,将公司现有流动资金中的80%,以小兰的名义投资到市里的房地产市场。与公司分割开来,防范潜在的风险。

    建厂的地,有25亩地已经出租给别的公司建厂,每年有30万元的租金收入。公司只管三通一平,场地上的厂房建设由承租单位自费。但所建的一切房屋设施,承租结束时不得损坏,归出租方所有。

    市里的一个新建小区,因为开发这个小区的房地产商缺资金,托人找到父亲融资。父亲和小兰商良后,便以提前购房的名义,一次投资6000万元,以低于市场价20%的价格,即3000元/平米的均价,购买这个小区在建的住宅计2万平米。估计小区建成开卖之时,出手就可以净赚1200万元。

    目前他们的住房因为住的人多,有点紧张,正在考虑是在公司基地新建,或是另买面积更大的住房。刚好隔壁的业主因为生意上的亊,急于将这里的住房出手套现,小兰与父亲便以120万的价格买了过来。在争得屋管处同意后,把两套房的客厅上下都打通,变成了一套房。为了怕施工期间惊到孩子,小兰和二位月嫂,奶妈带着孩子到宾馆住了一个星期。

    父亲这段时间与小兰做爱的时间不多,主要是楼上有小孩和月嫂,实在不方便。好在小兰忙于哺育龙凤胎,写论文,一天到晚忙得很,也没怎么埋怨父亲。现在两套房併成了一套,楼上房间多了,父亲和小月也搬到了楼上,就方便多了。

    小月这段时间占了大便宜,基乎独享父亲了。她已经被父亲开发成熟了,小嘴现在也可似深喉伺奉父亲的大肉样了。她的后庭花,父亲当然也没有放过。她也享受尽了性爱的欢乐,而且乐此不彼。

    小月也是个天生的淫女,好像不给父亲狠狠的肏她,她就不舒服。父亲在她的身上,享受了在小兰身上没有享受过的捆掷,鞭打等性虐。小月可以同时接受电动阳具和父亲大肉棒对她小穴和菊花的功击。

    今天父亲给小兰说好了,晚上3p。小兰给父亲说,先不让小兰知道,到时后给她个突然袭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吃过晚饭,父亲他们就上楼去了。父亲与小月住在楼上新买的那套里,门一关,与原来的二楼那边就分隔开了。到了晚上9点,小兰先到了父亲那里,二人洗好澡,各自空穿了一件睡衣,坐在沙发上,先温存了一阵。

    大约10点,父亲打电话让小月过来。小月早就准备好了,也是空穿着一件短睡衣就推开门进来了。小月进来一看,小兰姐也在,顿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小兰姐,你也在呀?”

    “什么话?好像我爸成了你一个人的了,看来你这取时间是欠收拾了,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二人便嘻嘻哈哈打闹起来,不一会二人就把对方给剥光了。父亲趁机把二人拉过来,一边一个挨着她挤在双人沙发上。父亲还是很有心机的,小兰坐在他的左边,小月坐在他的右边。为什么?因为中国人以左为大。

    父亲一会与小兰亲吻,一会儿又与小兰亲吻。一会儿去吻小兰的乳房,“吧嗞吧嗞”的吸食小兰的乳汁。小兰不愿意了,推骂着父亲。

    “要死呀,你真吃奶呀?你都吃了,孩子等会饿了吃什么?”

    “你那么大二个咪咪,有的是奶汁,吃了又会生出来的。再说,我现在吃了,省得等会压出来浪费不是?”

    说完,又低头把着小兰的两个乳房使劲地吸吮起来,吃完这个,又吃那个,忙的不亦乐乎。一直把小兰的两个乳房都吃的没有奶了,这才放过小兰,拍拍肚子说“好饱”。转过身又抱着小月,吸吮起小月那两个没有乳汁的乳房来。

    “小月妹,爸太可恶了。凭什么我们光光的,他到衣冠楚楚的?我们一起把他扒光,看看这个专奸女儿的衣冠禽兽的真面目!”

    小兰说着就动手剥起父亲的衣服来,父亲当然不肯轻易就范。无奈小月也参与进来,双拳难敌四手,终于被小兰和小月联手扒光了。

    “小月妹,不给爸吃咪咪了,你起来站到沙发上去,让他舔你的屄屄。”

    小月按小兰姐的指示,叉开腿站在了沙发上,把屄屄送到父亲的嘴边。父亲抱着小月的屁股,用嘴和舌头在小月的屄屄上舔弄起来。

    小兰站在沙发边上,胋着小月的后背,伸出双手环绕过去抚摸小月的两个乳房和乳头。父亲见小月身后有小兰支撑着,不用担心她会从沙发上跌下去了。便腾出双手,去摸小月的屄屄、后庭花和乳房。

    父亲让小月倒垂在沙发背上,小月的头在沙发上,屁股朝天,屄屄在上,双脚分朝两边。父亲一只脚站在沙发上,另一只脚搭在沙发背上,将大肉棒从上往下插入小月的小穴中,不停的抽插起来。小兰依然去抚弄小月的乳房和乳头,与她亲吻,协助父亲功击她。

    小月在父亲和她小兰姐的双重功击下,防不胜防,率先败下阵来。她欲火上升,满脸通红,气喘嘘嘘,身体不断的扭动,双手在父亲的头上搓摸,按压。

    “啊…我不行了…你们…父女…二个…啊啊…一起…期侮我…哎哟…死老爸…你啷个咬…别个的…屄屄…啊…小兰姐…让你现在…收拾…我…啊…等下…看我不帮爸…肏…死你…不要…弄我…了…啊……”

    小月一声刺耳的尖叫,浑身打颤,第一次泄了。泄过后的小月,全身软的就像失去了骨胳的支撑一样。她实在倒立不住了,身体横着顺沙发背滑下来,瘫睡在沙发上。她闭着双眼,不时打着冷颤,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气。

    父亲转过来把小兰抱到床边,放在床上横躺着,屁股朝床外。父亲让小兰把双腿成m子型向两边一字分开,小兰用两只手抓住自己的脚向后拉,撬起屁股,将屄屄抬高。父亲用手将小兰的屄屄掰开,将嘴凑到小兰的屄屄上舔弄起来……。

    父亲忙碌的舔吸,勾弄小兰的阴蒂,小阴唇,小穴口。他用舌头伸进小兰的小穴口扣挖抵舔,精精有味的品尝着小兰小穴中的密汁。小月也缓过劲来了,从沙发上过来加入了对小兰的征伐。她揉捏小兰的乳房和乳头,用嘴和小兰亲吻,含舔小兰的耳垂和耳窝。小兰也不甘示弱,手也在小月的乳房上捏揉。

    “啊…爸…屄屄…好痒…不要…舔了…啊…痒…痒…爸…用…大肉棒…肏我…啊…爸…我…要…我要…大肉棒…啊……”

    父亲用左手快速的搓揉小兰的阴蒂,用右手的中指和食指插入小兰的阴道里抽插扣挖。小月也加快了对小兰乳房,乳头的功击,紧密配合父亲对小兰的功击。

    “啊…干死…我了…你们…二个…大…骚捧…啊…合起来…干…我一个…啊…爸…快…快…插…深点…啊…我不…行…了…飞…要飞…了…啊啊……”

    小兰双脚夹紧,又被父亲掰开。父亲的手在她的小穴中越插越快,手指从小兰的阴道中带出来的淫水沾的到处都是。小兰突然全身绷紧,身体上弓,双手紧抓,长长的“啊……”的一声后,身体跌到床上不动了。

    父亲见小兰高潮了,便放过了她。他斜靠着床背,躺在床上,让小月骑在他身套弄。小月小心依依地将父亲的大肉棒放进她的小穴中,一上一下的套弄起来。父亲在小月的套弄中,双手握住小月的乳房帮她助力,或用手指捏住她的乳房拉扯。小兰抬起双脚,双手撑在床上,支撑着屁股带动屄屄旋转。左、前、右、后的四方换着套弄。

    小月套弄了一会,体力不支,坐下来不动了。父亲用手帮助她夹着父亲的大肉捧,在父亲的身体上慢慢的旋转了180度。将身体转向到父亲脚的方向,双手按着父亲的脚,身子前倾,又套弄起来。

    “啊…爸…跟…你…日屄…太舒服…了…啊…爸…我…好爱你…啊…我要…你肏…死…我…啊……”

    父亲在小月的淫叫声中,身体像突然加了油的马达,快速而急烈的向上耸动起来。他的大肉棒在小月的屄屄中猛烈的冲出着,直撞的小月意乱情迷,欲火旺升,百骸俱酥,情浓之烈宛如火山暴发。呼吸越来越急促,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父女伦乱揭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川江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川江号子并收藏父女伦乱揭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