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月缓过来后,赶紧起来把自己收拾干净了,又帮小兰父亲清理。之后便把小兰父亲的床单换了。小兰父亲等她铺好床单,抱着她到浴室一起洗了个鸳鸯浴。

    洗浴过程中,小兰父亲又教小月怎么口交,把小月的脸羞的通红。小月仅有的性交经验,都是与她父亲伦乱时经历过的。她对于男女之间的性交,除了知道被动的被她的父亲摸奶,摸屄,然后父亲压在她身上插入抽送,最后父亲射精完亊外,其它的她是一无所知和没有经历过的。

    当小兰父亲用嘴和舌玩弄她的屄屄时,她已经够震惊了。但那毕竞是别人玩弄她的性器关,她是被动接受的。当小兰父亲要她玩弄他的大肉棒,而且还是用嘴时,她怎么会不害羞呢?

    小月不过是对小兰父亲有好感,愿意跟他做爱而已。她不是妓女,她只不过是个有过性交经历的,18岁的小姑娘而已。话又说回来,就是做妓女的,第一次为男人口交,也会害羞的吧?也不会理直气状的去做吧?

    小兰父亲也没有为难她,只是让她知道了怎么口交,怎么用手撸大肉捧。小兰父亲还教她怎么抚弄男人的乳头等等。小兰父亲知道对小月要一步步的调教,他不想一夜求成。

    小月确实懂事,乖巧。她主动先帮小兰父亲洗好澡,让他先去休息。小兰父亲走后,她才把自己清洗干净,把浴室收拾好了,才围着大浴巾,回到卧室。

    小月进到卧室,小兰父亲已经斜靠着床头躺在床上。小兰父亲喊她上床,她除掉身上的毛巾,光溜溜的躺在了小兰父亲的身边。小兰父亲伸过手去把她抱在怀里,抚摸着她的身子。

    “小月,跟叔叔做爱舒服不?”

    “叔,太舒服了,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

    “那你跟你爸做爱呢?”

    “叔,说实话,跟我爸做爱都是他主动。一开始我也有所抗拒,我爸可能急于求成,上来就是压在我身上干,一点也不舒服。后来做的次数多了,我也不再怎么抗拒了,我爸也稍微对我温柔了点。上床后他也会先摸摸我再干,我就有点舒服了。但从来没有高潮过,更没有像今天这样连续高潮了三次。”

    “小月,你说真心话,你恨你爸吗?”

    小月听了小兰父亲的这句话,半天没吭声,想了又想才说。

    “叔,说老实话,我一直矛盾呢。说我不恨我爸吗,我确实恨过,恨他连亲生的女儿都要干。但想来想去,我觉得我爸人还是不错的,对妈和我也好,他自己也过的可怜,又恨不起他来了。我真的不知道恨不恨他!他们去世后,我想我爸的时间比想我妈的时间还多,我自己都好奇怪。”

    “其实不恨就对了。你爸也是在特定环境下才办了错事,当然他这么做是不对的。但世界上的事,对与错是很难区分清楚的。你现在要忘掉过去,好好生活。你喜欢与叔叔做爱,就来找我。但我不需要你用与我做爱来报答我,明白不?”

    “好,我听叔的。”小月说着,往小兰父亲的怀里挤了挤。

    “小月,你是个善解人意,心地善良,懂事的好姑娘。这也是叔喜欢你的原因。我之所以说,不要你用与我做爱来报答,除了我根本就不需要你的报答外,如果你与我做爱是为了报答我,那就是一种交易行为了。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做爱,要两厢情愿,真心相交才会得到性爱的快乐。勉强和强迫去做爱,那不是做爱,是性交,是发泄。懂不?”

    “叔,我懂了……。”

    “那你还是穿上衣服,下去睡吧。以后我有空,我会叫你的。好不!”

    “叔,我听你的。”

    小月抱着小兰父亲吻了一阵,才心满意足的下床去穿上衣服,拿着换下来的床单,回她的房间睡觉去了。父亲也觉得这样对小月有点不近人情,但还有小兰等着他呢!

    小月走了半个小时左右,父亲才起床,抱着他的衣服,溜进了小兰的房间。小兰床头还开着台灯,人早已睡着了。父亲怕惊睡小兰,便轻手轻脚的上了床,挨着小兰躺下。因为与小月做爱累了,父亲很快就睡着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一早,父亲醒过小兰已经不在床上了。他起了床,洗漱完穿好衣服,提着公文包下楼,老远就听见小兰和小月啷啷喳喳的在说些什么。等小兰和小月看见他来了,就不说了。小月的脸红红的,低着头不敢直视她。父亲想,到底是小女孩,还在害羞呢。

    “一大早就听见你们两个啷啷喳喳的,背着我说些什么?”

    “我们说女人之间的事,你也要听?”

    小兰笑咪咪的看着父亲说,眼睛还对着父亲眨了几下。

    “没说我就行。”父亲走到饭桌旁坐下吃早点。

    “切,你有什么好说的?耐烦说你!”小兰说完,也坐到饭桌上吃起早点来。

    “爸,你昨天累惨了吧?多吃点,好好补补,小心路都走不动了哟”

    “我说兰儿,你今天吃错了药吧?怎么老是针对我?”

    “大老爷,我那敢针对你哟。我这不是关心你吗?你可不能把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哟!”

    小月远远的坐着,也不答话,只是看着他们媚笑着。父亲也吃完了早点,提起包边走边说。

    “行了行了,懒得跟你扯这些没用的了,我上班去了。”

    父亲刚出门,小兰和小月就大笑起来。原来刚才小兰问小月,昨晚父亲怎么样,利害不?小月说你爸太利害了,就像头野牛,差点把我干死了。两人正说到这里,看见父亲下楼来了,就打住没说了。

    小兰对小月说,上午她在楼上书房处理公司的事,不要去打搅她。小兰就上搂去了。实际上小兰要处理的并不是公司的事,而是要去整理,编辑那些与小月有关的录相带和录音带。

    晚上父亲回来,吃了饭小兰就把父亲叫到楼上书房去了。

    “爸,那些录相和录音我都处理好了。我一共弄了二种版本的,一种是留着将来万一需要时做证据用的,一种是可以给小月看的。你要不要看一下?”

    “好,那就看下可以给小月看的那种吧。”

    小兰打开卧室的电视机,接上录相录相机就放起来了。录相还比较清楚,只是灯光不够的原因,好多画面比较喑,但更显得真实。录相是从小月上楼后开始的,从她走到父亲卧室,推开门进去,转身关好门这些细节都清清楚楚的。昨晚小兰总共安排了四台摄像机在不同角度拍摄,所有的细节基本没有漏过,对话也都能听的明白。

    看着父亲与小月大战的录相,小兰的脸红起来了,出气也粗了。

    “爸,你看看你,好勇猛哟。一点也不怜花惜玉,像头大蛮牛一样。一晚上就让小月泄了三次,爽呆了吧?”

    “爽什么?肏着她我都担心死了。都是你出的馊主意!”

    “看看,得了便宜还卖乖。不是我,那有这么漂亮的17岁的大姑娘给你肏?你不感谢我就罢了,还好意思埋怨我?怎么样?老爸,肏着小月是不是特有成就感?”

    “还成就感呢,这不就是一桩交易吗?哎!谁让我是个男人呢?是男人就要有担当,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哟哟,看看,知道什么叫恬不知耻吗?你就是这种人,知道不?肏个屄还有担当了?你巴不得肏上100个女人来多担当吧?”

    “只要你让我担当,我就是一颗红心献给党,精尽人亡无所惜!”

    “爸,你觉得肏我和小月,那个更爽?”

    “又来了,这能比吗?一个是真心相爱,一个是交易。不对,你是不是吃醋了?”

    “爸…我一想到你身下是别的女人…就高兴不起来了……。”

    父亲把小兰拉过来坐在他的腿上,双手环抱在小兰胸前的乳房上揉捏着。

    “傻女儿,你不高兴,那爸就不会再去招惹小月了。”

    “别呀,爸。小月也挺可怜的,只要她不变心,你就好好待她吧。是个女人都会吃醋,我就是说说而已”

    小兰横过身来,左手勾在父亲的脖子上,仰起头去亲吻父亲。小兰一边伸出香舌与父亲激吻,一边隔着衣服抚摸父亲的乳头……。

    “爸,我想了…来爱兰儿吧……。”

    “你肚子这么大了,能行吗?”

    “还可以的。我到床边去趴到床上,你从后面轻点肏。在我生产前,再肏我一回吧……。”

    父亲无奈,只好扶着小兰走到床边,让小兰用手撑在床上。父亲掀起小兰的孕妇裙,去脱小兰的小内内。脱下来一看,小兰的小内内档前那小块都打湿了,原来这小女子早就发骚了。

    父亲脱下短褲和内褲,掏出软软的肉棒对小兰说“它不想干呢。”小兰让他上床平躺下,她坐在床边弯下腰,用手扶起父亲的肉棒,用嘴和舌尖挑逗起父亲的肉棒来。

    小兰或勾舔龟头上的小口,或呑入口中套弄,再或用手上下套弄,拨弄龟头上的肉冠。在小兰精心的抚弄下,不一会父亲的肉捧就被剥开了画皮,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一如既往的又粗又长的站立起来。

    父亲下床站在小兰身后,伸出右手在小兰的屄屄上摸了几把,小兰的小穴早已湿湿的了。父亲左手扶着小兰的屁股,右手握着他的大肉棒,将龟头在小兰的屄缝中上下摩插了几下。父亲看小兰小穴中完全湿润了,便将龟头对淮小穴口,缓缓的插了进去。

    父亲缓缓的从后面一下一下的抽送着,俯下身子靠在小兰背上,两只手伸到小兰的乳房揉摸,捏搓她的奶头。或用左手揉摸奶头,右手快速按压她的阴蒂,加强对小兰的性刺缴,让她早点达到高潮,減少可能的伤害。

    在父亲高超的调情功势下,小兰的屁股扭动开始加快,时不时将屁股主动向后运动迎合父亲的抽送。嘴里发出的淫啍声也开始急促起来。

    “爸…啊…你…动…快点…我屄…屄…里好痒…啊…快…点…再…深…深…点…啊…啊…快…到…了…啊……”

    父亲加快了对小兰小穴抽送的速度,小兰也垫起脚尖,抬高屁股来迎合。父亲看小兰差不多要泄了,便加快了抽送的速度。父亲双手环抱着小兰的胯部,将小兰的屁股固定住。在他一阵“啪啪啪”的快速抽插中,小兰的情欲就像干柴遇到了烈火,腾的一下燃烧起来。小兰的情欲之火正烧的旺盛,又被泼上了一盆油,再吹来了一阵大风。恰如火上浇油,风助火势,瞬间就燎原开来……。

    “爸…要…到…了…啊…啊…再…快…快点…再…深…点…啊…到…到…了…射…爸…射…给…我…啊…飞…飞…了……”

    父亲在一分钟不到的对问内狂抽了小兰100多次后,抵着小兰的屁股一撅一撅的射了,一下又一下,射了好多。每射一下小兰都要痉颤一次,嘴里就要高吭的“啊”的尖叫一声。数声之后,小兰再也没声音了,全身不时的痉孪,颤抖。

    父亲抽出大肉棒,小兰的小穴中流出了好多的淫水,把精液也冲了出来,流淌到她的双腿间,地板上。父亲过去抓了一把卫生纸巾帮小兰简单的清洁了一下,给她穿上小内内,在她的屄屄上垫了几张卫生纸巾。父亲就把小兰抱上床,让她平躺着休息。

    父亲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也收拾了一下地板上的污物,就上床挨着小兰躺下睡觉。他正要睡着着,小兰却恢愎过来把她喊醒了。

    “爸,先别睡,跟你说点正事。”

    “好,你说吧。”

    “爸,我这几个月不能跟你做爱了,你就放心的去找小月吧。再说,你能彻底的把小月收复了,对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们也没有更多的亲人,能多一个小月,有事也多一个帮手。对不?”

    “如果小月真能成为我们自己人,多一个帮手,那当然好。但谁知道她以后会怎么样变呢?”

    “所以呀,你要多接触她,多合她做爱,时不时也留她在你那里过夜。俗话不是说‘日久生情’吗?你把她肏的多了,肏的久了,她不就对你生情了吗?不就可能与你一条心了吗?”

    “你以前说我能胡扯,我看你胡扯起来比我更能胡扯。人家说的那个‘日久生情’的日,是日子的日,不是日屄的日。是说人与人相处的时间长了,就会相互生出感情来。”

    “爸,这你就不懂了吧?二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男人和一个女人,住在一个房子里,能靠时间来生出长久之情吗?只有这个男人和女人上了床,肏久了才会生情,才能生出长久之情。那有男人白对女人好一辈子的?这个世界上,女人那个有过真正的不跟她上床的好男性朋友?”

    “你也太极端了吧,难道没有血缘关系的男人和女人就不可以有真正的友情了?”

    “没有血缘关系的男人和女人可以有真正的友情,但不会长久。如果要想把这种真正的友情长期维持下去,那就必须得上床。在说明白一点,男人与女人之间,最高的感情就是爱情了,对吧?这个最高的感情要不上床,能够维持下去吗?你听说过一男一女谈一辈子恋爱不结婚,不上床的吗?男人和女人不想上床,就不要维持过份亲密的交往,做一个普通朋友。而不要企图男人和女人既成为有真正友情的异性朋友,又不上床。”

    “你年记不大,歪理却一套一套的。不过你说的听着听着,好像也蛮有道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父女伦乱揭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川江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川江号子并收藏父女伦乱揭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