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我们搞的这么大的声音,会不会让小月听见?”

    “不可能的,门关着的,她又睡在楼下,应该听不见的。”

    “现在家里有外人了,做事要小心点。”

    “知道就好,我就怕到时后有些人到忍不住呢!”

    “你说谁忍不住?啍!从今天起我就不让你肏了,看看到底是谁忍不住。”

    “话不是这样说吧?今天好像有人在不久前才被肏的舒服的昏过去了吧?肏都肏了,才说不让肏了。这不是口是心非吗?”

    “死老爸,你非要跟我争嗦,你就不会让着我一点?”

    “好好好,我让着我的小兰儿,今天就不再肏你了。”

    “大流氓,老烧棒,死赖皮!你就是这样让着我?我今天跟你拚了。”

    “打住打住,等你把小宝宝生下来,再来找我拚命好不。你现在是一个人,三条命呢,金贵着呢。赶紧给我乖乖睡觉,你不累,肚子里的宝宝也累了不是?”

    “我才懒得跟你个死赖皮说!”

    兰儿这才翻过身背对着父亲,头枕在父亲的手臂上睡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转眼小兰回家一个多月了,算起来她怀孕快6个月了。由于她怀的是双胞胎,到了5个月后,肚子就更快的大了起来,现在她行动都不大方便了。

    现在兰儿很少去公司了,最多就是去医院做胎检和下楼去散步才会下楼外,平时基本就待在家里。

    她现在与小月处的很好,小月跟她无话不说,把她当亲姐姐一样。小月对父亲也很好,什么都帮父亲做,有点像当年的小兰。

    小月与兰儿的个头,身材都差不多,兰儿把她的衣服送了好多给小月。小月这一换装,就与之前大不相同了,想不到居然也是个美人坯子。她除了露出来的皮肤被小兰黑点外,身上遮着的也是如凝脂般的白洁滑腻。

    说起来小月的身世也很可怜。母亲生下她后就一直生病,无法生二胎。小月的父亲就因为母亲不能生二胎,没有儿子不待见她母女们俩人。她初中毕业就被迫辍学,回家务农,操持家务。

    小月的父亲还算有良心,竭尽全力为母亲冶病。小兰辍学回家后,小月的父亲就领着母亲外出打工去了,小月的父亲一边打工,一边为母亲冶病。小月的父亲和母亲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到家里,平时家里就小月一个人。

    有一天,因为父亲去市里开政协会晚上没回来,小兰就喊小月上楼与她一起睡。小月好奇,非要小兰脱光衣服给她看她的大肚子。小兰想反正都是女的,又都是年轻人,也就给她看了。

    等她看完,小兰开玩笑说,她也要看小月的裸体,不让她就吃亏了。小月也不扭捏,就全部脱光了转着圈给小兰看。

    小月仿佛是熟透了的一只水蜜桃,凸凹有致,曲线玲珑,高耸的山峰,纤细的柳腰,挺撬的臀部,双脚修长,超凡脱俗,让人如痴如醉。

    小月的乳房比小兰还要大一号,绵软坚挺,乳头小小的,缩在乳房里。小腹下的屄屄凸起出来,看着肉肉的,很是诱人。屄屄上卷毛也不多,集中在阴阜上。大阴唇上光溜溜的,一根毛也没有,更显的屄缝嫣红。

    小兰看的淫欲大发,把小月按在床上就抚摸起来。直摸的小月咯咯的笑,但她也不拒绝小兰的侵犯,还有点主动奉迎。

    小兰摸着小月的乳房,基本不硬,全是绵软的,不像是处女的乳房。小兰又去摸她的屄屄,小月也没有反对,反而不一会就情动了,啍出了声。一般的处女,不管男的女的要摸她屄屄,都会是什分害羞而会抗拒的。就凭这一点,小兰已经有八成的把握小月不是处女了。

    为了证实她的想法,她把父亲施加过她身上的所有解数,都如数奉献到小月身上。调理的小月情动不已,桃红遍身,双眼紧闭,扭过来扭过去的呻呤。小兰把手指慢慢插入小月的小穴中,一下就进去了,没有处女膜了。

    小兰用手指插了小月的小穴一会,起身去床头柜拿出父亲买的大阳具,慢慢插进小月的小穴中抽送起来。抽送了一会,小兰见小月小穴中淫水漫溢,就一下子打开阳具上所有的开关,将阳具推到小月的阴道深处停住不动。

    小月那里受过这种深入,巨大,旋转,震动加伸缩一体的抽插刺激?只见小月突然“啊”的—声尖叫,全身就颤抖起来。

    “小兰姐…麻死我了…不要…啊…啊…啊…痒死了…要…死…了…啊啊……”

    小月抽搐着弓紧了身子,双腿紧闭,两足交叉紧蹬,双手紧紧抓住床单,又是“啊”的一声尖叫,就昏了过去。

    小兰见她泄了,赶紧把大阳具从小月的小穴中抽了出来,关了所有的开关。小月的小穴喷出的淫水好多,从她大腿缝中流下去,把床单都打湿了。

    小月躺着休息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小兰姐,你刚才用的什么东西?太厉害了,差点把我整死了。”

    “就是这个那,电动的人造鸡巴。可以旋转、伸缩、震动、加温,专门给女人自慰用的。刚才弄的舒服吧?”

    “小兰姐,要死了,啷个问别个这么羞人的问题。”

    “有什么好羞人的,这不过是人正常的需求罢了。小月,你談过男朋友吗?”

    “没有,我从来没有谈过男朋友。”

    “那要不要小兰姐在我们单位帮你介绍一个?”

    “我这辈子不谈男朋友,也不嫁人,我要自己一个人过了。”

    “为什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女孩长大了,都要嫁人,相夫教子。”

    “小兰姐,我的身子不干净了,不能嫁人了……。”

    说着,小月的眼光暗淡了起来,眼睛里闪起了泪花……。

    “小月,信得过姐姐,就告诉小兰姐是怎么回事,好不好?天大的事小月姐帮你撑起!”

    小月一声“小兰姐”,抱着小兰就痛苦起来。小兰拥着小月,轻轻的拍着她的背说,

    “哭吧,想哭就大声的哭出来,哭出来,把心中的苦说出来就好了。”

    小月哭了一阵,慢慢地平息了下来……。

    “小兰姐,我跟你说了,你别看不起我,嫌弃我哈!”

    “傻妹儿,我怎么会看不起你,嫌弃你呢?以后我都会把你当亲妹妹待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小兰的鼓励下,小月给小兰详细讲述了她的生活经历。

    原来,小月母亲从生下她后,就得了严重的妇科病。由于家里穷,没钱医和开始不重视,导致母亲的病情发展很快,差点命都保不住了。

    后来,小月父亲到处借线给毋亲看病,母亲的病情才稳定住了。但毋亲不但因病失去了生育能力,连正常的性生活也不能进行。

    家里这么困难,她的父亲虽然什分不待见她们毋女俩,但父亲还是捷尽全力承担着他的责任。父亲一直没有放弃给母亲冶病,也让她上学读书读到中学毕业。

    说起来,小月也很敬重她的父亲的。父亲为了这个家,付出了他的一切。特别是父亲十多年没有过夫妻间的性生活,父亲也过的很苦。

    但小月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恶运在他满14岁那年降临到她的身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父女伦乱揭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川江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川江号子并收藏父女伦乱揭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