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后,小兰回到上海复旦大学继读她的学业。

    小兰在学校有个人所共知的外号,人称“冷美人”。原因是她对学校所有的追求,一概在第一时间拒绝,从不拖泥带水。

    开学后,小兰回到上海复旦大学继读她的学业。

    小兰在学校有个人所共知的外号,人称“冷美人”。原因是她对学校所有的追求者,一概在第一时间拒绝,从不拖泥带水。

    她在学校的衣着,一贯以保守著名,从不穿任何暴露装。基本不施粉黛,从不烫发,数年如一日在脑后晃着一根马尾辫。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她的美不是那么高冷,更像是清水芙蓉般,有股淡淡的清香。

    拥有如此年轻美丽,凸凹有致的身材,皮肤白得让人嫉妒的小兰,让人每每欲一赌其风彩而难见卢山真面目。而且,她对男生从无笑脸,给人一种高高在上,冷艳的感觉,日久难免让人恼羞成怒。

    追求者都是大学生,文明人,粗话不好说哪是不是?只好对其冠以“冷美人”三个字来出出这口恶气。后来,在背后叫她“冷美人”的人渐渐多起来了,这个外号就传开了。

    三月份,小兰在她最容易怀孕的日子把父亲叫到了上海。准备实施他蓄谋已久的为父亲生孩子的计划。

    按理说父亲不应该这么容易被骗,但男人大多在这方面都是很粗心的。不信你问问自己,你知道你爱人的生理期吗?不要说生理期了,有可能你连你与你爱人的结婚纪念日,她的生日都不曾记住过。

    父亲按小兰的要求按时到达了上海。二人刚在宾馆房间里见面,小兰就埋怨上父亲了。

    “爸,我不打电话叫你,你就不会主动打电话约我吗?是不是把兰儿玩厌倦了,不待你召见了?”

    “说什么呢?谁惹我的小公主生气了?告诉我,我去抽他。”

    “说你呢,你少在我面前打马虎眼哈。”

    “嘿嘿,我不是为公司的事忙吗?你走了,里里外外就我一个人,你都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忙,有多累。”

    “好那好那,别像个怨妇式的了。你就想想怎么补偿我吧。”

    “不就是想肏屄吗?这个我会呀。想肏屄直接说不行吗?用得着假醒醒的说什么补偿吗?”

    “你怎么就这么粗鲁?说话文明点好不好?”

    “文明点能让你快乐吗?某个人那次不是一到关键时刻,就猴急的大声叫着‘快点…用力呀…肏死我呀…’的发浪?那个时后怎么不讲文明了?”

    “爸,你知道不,这个世界上的事分为四种。第一种、有的事能做不能说;第二种、有的事是能说不能做;第三种、有的事是既不能说,也不能做的;第四种、有的事是既能说,又能做的。”

    “嗬嗬,真新鲜呀!那你举个例子,详详细细说来我听听。”

    “比如说你与我做爱……,”

    “打住,我不愿意听你这么说。什么你与我做爱,本来就是肏屄。”

    “你这个顽固不化的老流氓,大骚棒!好,就算是你肏我的屄好了。这种夫妻间的事,人人都在做,但你可以满大街的去宣传吗?这种夫妻间的事,是不是只能做不能说?在公共场合非要说这个事时,大家就用‘做爱、行房、上床、同房、房事、苟和、云雨’等等比较文明的词语来含蓄表达。而不是像你这种老流氓,大骚棒一样,一开口就是肏屄肏屄的。懂不?”

    “好,我是个大骚棒,是个老流氓。不过,有的人小是小了,发起骚来却青出于兰面胜于兰。不知道她该不该算是个比老流氓还流氓,比大骚棒还骚的人呢?”

    “爸,我跟你拚了……!”

    小兰闻言大怒,揪着父亲腰上的软肉便拧了起来……。

    父亲一边躱让,一边制止小兰对他的功击。

    “看看,孤狸的尾巴露出来了吧?张口文明闭口文明的,居然像个泼妇式的动手动脚,那点文明了?没听圣人说过‘君子动口不动手’吗?”

    “我本来就是个小女人,不是什么君子!”

    小兰一边进功父亲一边气势凶凶,气喘嘘嘘的说。

    俗话不是说过吗?跟女人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父亲一把抓过小兰,用身体把她的上半身压到床上,伸手就去解她的裤带。

    父亲三下五除二,强行把小兰的外褲,绒褲和小内内扒到大腿下面膝盖上。用脚将小兰的大腿稍微分开,掏出他的大肉棒在小兰的小穴口磨了几下,找准方向,屁股一挺就送进了小兰温暖的小穴中。

    “哎哟,你个狗日的,你要死那!屄屄这么干,水水都没有,你就鼓捣肏进去了,好痛哟!”

    “小蹄子,你听好了。我今天不但不讲文明,还要强奸你一回,让你尝尝被强奸的滋味。”

    “哎哟,你轻点肏呀!慢一点呀,又没人跟你抢!”

    父亲根本不听她的,我行我素的从后面抽送起来。父亲感觉小兰的阴道还不够湿润,进出阻力有点大。但这种比阴道滑润时更大的抽送阻力,却给小兰的阴道壁和父亲的龟头带来了更大的摩擦和刺激。

    父亲慢慢地一下一下的抽送,每一次都尽量将他的大肉捧送到小兰阴道的最深处,顶着小兰的子宫头磨动几下才退回来。因为被父亲大肉棒强烈刺激着,小兰阴道里层层叠叠的褶肉快速的蠕动着,不一会阴道内壁就被她分泌出的淫液湿润滑腻了。

    “啊…你个大骚棒…又抵着别个的…花心心了…啊…抵死我了……”

    “抵着你的花心心肏…你才会飞起来呀…今天我不把你…肏上天去…我就不姓欧阳了……”

    “啊…又抵着了…花心心了…啊啊…好舒服啊…你…抵…抵死我吧…啊啊…你个老色鬼…太会肏了…啊……”

    父亲感觉到小兰的阴道里越来越滑润,越来越热,抽送也更加顺利了。小兰阴道里的褶肉紧紧的包围着父亲的大肉棒,一吸一吸的蠕动着。小兰的阴道就像是个被抽空了空气的真空泵,大气压力差将想要退出的大肉棒紧紧的拉住。

    小兰阴道里对父亲大肉棒的吸阻,让大肉棒传出来一阵阵不可言语,醉人心扉的奇妙电波,直冲父亲的大脑和全身。刺激的父亲灵魂出窍,欲火旺盛。他加快了对小兰阴道抽送的频率和力度,“啪啪啪”的不停的冲击……。

    小兰阴道里传来一阵又阵电麻般的骚痒,直捣她的心窝和全身。急剧澎涨的欲火让她的身体沉沦在淫媚的酥麻中,不能自已。洁白的肌肤上泛着的粉红越来越深,一阵阵强烈胘晕让她周身抽搐,窒息的筋挛着。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快啊…大色狼…快点肏呀…啊…在深点…在…深点…啊…爸…摸下咪咪…好痒…好麻…啊…好舒服…啊啊……”

    父亲抽出大肉棒将小兰翻了个身,父亲二把脱下小兰所有的褲子,让她侧身躺在床上。父亲把小兰的左脚抬起向上举高,拉成一字靠在他的怀里。他的双腿夹着小兰向前伸直的右脚大腿根部,将大肉棒送进小兰的阴道中,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擦。

    小兰的屄屄被大腿拉扯得裂开了一条大缝,露出里面嫣红色的嫩肉。流不尽的淫水涌出来,打湿了她的屄屄、大腿根和父亲的会阴。阴道里传来的快感,子宫口被大力撞击的麻痺与穿刺感,让她头晕目眩,口乾舌燥。她不得不张开小嘴,急速的呼吸着新鲜口气。

    “爸…快…我…要…到了…啊…快…快射…射给我…啊啊…再肏几下呀…好痒痒…啊…抵深点…射到子宫…里去……。”

    父亲一阵快如疾风式的急促冲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父女伦乱揭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川江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川江号子并收藏父女伦乱揭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