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秋天都过去了,冬天又到了。小兰她们学校也放寒假了。

    现在她们早就搬到了自己买的阳光小区居住了。快递公司和淘宝商城店,也都搬到这个单元的1、2楼开工了。剩下的5套房租了4套出去,每月可收租金6000元。

    五楼剩下的一套房,小兰嫌有外人住不方便,没让出租,留着当仓库用。主要是她叫床声真的很大,她与父亲做爱往往又不分时间。为了避嫌和“性趣”,每个月白白的损失1500元租金。

    快递公司的业务量上升较大,主要得力于县里在网上开店的厂商增加了很多。这也推动了整个县的经济发展,县城也比过去更繁荣多了。就连一只没人问津的经济开发区,也招进了几家农付产品深加工,饲料加工的厂商进驻。为此,县里还给父亲他们快递公司授于《明星企业》的铭牌,表障他们在本县发展网店上起的开拓作用。

    父亲开的卖丝棉的网店,突破八百万的销售额了。父亲专门注册了自己的商标,把过去帮别人卖变成别人帮他加工,利润又增加了不少。拥有自己商标的丝棉被还送到市里各大超市出售,外地商家来批发的也多起来了,这方面的销售额也突破了二百万元。

    目前网店的销售量,收入,利润都大大的超过了快递业务。父亲现在把重点转到网店这边来了。五楼留着做仓库的那套房子,全部装的都是丝棉被。

    父亲说,幸好五楼这套房子小兰没让租出去,要是早租出去了,现在还得去外面租仓庫。花钱不说,还不好管理。

    小兰最近喜欢上了股票,有时间就上网看看行情。虽然没有实际抄股,但逐渐对股市了解多了起来。近期正准备利用寒假时间多试抄一下,试试身手。她最看好的二只股票是深发展和云南白药。她准备给父亲说说,调点资金买一点,做长线投资。

    每天吃完晚饭,父女二人都是坐在沙发上休息,看电视,聊天。

    “爸,我想抄股。”

    “是吗?有把握吗?”

    “不敢说十分把握,7成把握还是有的。我想买二只股票试一下。”

    “反正你有财运,那就试试吧。”

    “爸,那你准备给我多少钱抄股呢?”

    “你想要多少?”

    “我想先买100万的股票,少了也没意思。”

    “反正钱将来都是你的,100万就100万。你就从网店的卡上划账。”

    “爸,你这么放心那?万一被套牢了怎么办?”

    “套牢了就套牢了,它不还在那里吗?在说,我们现在也不差这100万。”

    “爸,你真好!”小兰抱着父亲就“啵”了一下。

    “过两天我要去上海申通快递总公司开会,你准备下,我带你去上海玩几天。”

    “真的呀!爸,我爱死你了。”

    小兰高兴地跳了起来,又扑到父亲身上,抱着父亲就吻了下去……。

    “爸,那天走?”

    “三天后,等下你把身份证给我,明天好去买机票。”

    “爸,我要奖励你”。说着,小兰站起来,把睡裙脱掉,一手把父亲的头拉到胸前,一手扶着自己的一个乳房塞到父亲嘴里。

    “行那,别闹了。”父亲挣扎着不肯就范。

    “不吗,爸。我要你吃我的咪咪吗,奶头好痒痒。兰儿想了吗……。”

    “真想了呀?这才二天没喂你,就又发骚了?”

    “我还骗你不成?你看我的奶头是不是都立起来了吗?再不信,你摸摸我的屄屄,肯定流水水了。”

    小兰拉着父亲的一只手就按到她的屄屄上,让父亲去摸。

    “真的流水水了,不愧是个小骚货。真想干,那你先去卫生间灌肠,扩肛,爸在卧室等你。”

    “死变态,大色狼,老流氓,又要肏别个的屁眼!”

    小兰极不情愿,又无可奈何,骂骂咧咧的去卫生间卫生间灌肠。

    “爸,你不帮我呀?”兰儿在卫生间问父亲。

    “不帮。你自己想了,就自己弄好了送上门来,否则免谈。”

    “死老爸,你记倒哈。下次你想了,看我怎么收捨你!”

    小兰等了一会,不见父亲回答,探出头一看,父亲早回卧室去了。

    “死老爸,回回都要别个送货上门,真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他什么……。”

    小兰只好自己一一办理。好在小兰弄过多次了,熟门熟路的,半个多小时就弄完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兰灌肠,扩好肛,洗干净了,光溜溜的去卧室了。好在卫生间有取暖器,客厅,卧室都有冷暖空调。

    小兰进到卧室,看见父亲四仰八叉地躺在大床上,就又嚷嚷起来。

    “死老爸,你养的小骚货送屄来给你这个老骚货肏了,你很得意是不是?”

    “那是,是不是不服气?”

    “你这个老变态,看我怎么收拾你。今天我不把你榨干,我就不是你养的!”

    小兰说着就跳上床,扑到父亲身上扭打起来……。

    小兰那里是父亲的对手,三下五除二就被父亲反压在身下,一口咬住她的香唇,吻了起来。父亲才吻了一小会,小兰就左摇右摆,双脚缠在父亲屁股上,两只手抱父亲的背,疯狂地回应起父亲的吻来了。

    小兰本就是个高度性敏感的小淫女,父亲死死的压着她亲吻着,已经让她面红耳赤,情动不已。父亲的大肉捧又硬撬撬的顶着她的屄屄一耸一耸的,火热的龟头就在屄屄的小穴口周围乱窜,烧的她心中挂着十五个水桶,七上八下的。

    她好想父亲把他的大肉棒肏进她的屄屄里去,可父亲就是不肏进去。她想用手去抓住父亲的大肉棒,送进自己的小穴,又够不着。

    小兰用双脚勾压父亲的屁股,想把父亲的大肉棒顶进她的屄穴里,结果不但没有顶进去,反而顶得她更加心慌意乱,淫水四溢,周身麻痒难禁。只好从鼻腔里冒出鸣鸣的呻呤,约表抗议……。

    父亲不在与她亲吻。分开她的双腿,跪坐在她的大腿间。父亲用手指掰开她的大阴唇,她感觉一个热热的,硬硬的东西顶在了她的小穴口,她以为父亲马上就要肏进去了,不觉松了一口气。

    实然,那个东西鸣的一声,就震动了起来。突然的刺缴,激的她“妈呀”的一声尖叫。还没等她的尖叫声落地,那东西却噗嗤的一声,震动着被送进了她的阴道里,顶在她的子宫口上。

    平时父亲的大肉棒,只要顶一下她的子空口,她都会被电击一样的痉挛,麻痒难禁。这东西死死的顶住子宫口震动,还会不停的转圈扭动,这种刺激,让小兰如何接受得住?直震的她灵魂出窍,死过去,又活回来……。

    “啊呀…不要呀…麻死我了…啊…我受不了那…爸…求你了…啊啊…快…停下来呀…啊…爸…你要…干死我呀…啊…啊…”

    直到小兰的淫叫已经变成了哭泣,两眼流出了泪水,身体也不扭动了,眼见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父亲才关了震动,把那个东西从小兰的阴道里抽了出来。

    没等小兰完全缓过劲来,父亲屁股一挺,把他的大肉棒又送进了小兰的阴道里,一下又一下的抽送起来。父亲大肉棒的进入和抽送,就像给小兰打了一针强心剂,她又生龙活虎起来。

    小兰生生的感受到,父亲的大肉棒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不可取代。她撅起屁股,把屄屄尽量往上挺,去迎接父亲的冲击。

    “爸…兰儿…只要你的大肉捧…啊啊…不要那个…东西搞我…啊…你的大肉棒…肏起…好舒服…好美妙呀…啊阿…使劲…肏你的兰儿呀…啊……”

    父亲把兰儿把下床,放到地毯上,让兰儿趴在床上,撅起屁股。父亲拿出肛交润滑油,涂沫在小兰的菊花上,用手指将润滑油挤进菊花里。兰儿以为父亲要肏她的屁眼了,心里作好了准备。

    她感觉一根热热的硬东西,慢慢的挤进她的直肠里面,好涨好涨。突然,父亲屁股一挺,大肉捧又肏进了她的阴道里。她感觉屄屄和直肠都被挤成一个了,好涨好充实。父亲的每一次抽送,她都觉得是阴道和直肠一起在被父亲肏着。一边麻痒难禁,一边涨的不行。

    突然,那根插在直肠里的棒棒,前端又转圈的扭动起来。麻痒的她一边扭动屁股,一边大叫“不要啊…麻死我了……”。

    父亲死死的按住她的屁股,不让她摆脱,大肉捧噗嗤噗嗤快速地在她的阴道里抽动。小兰越来越承受不住了,淫声由尖叫变成如诉如泣。父亲的变态欲望更加飙升,已经完全进入疯狂的状态了。

    父亲突然停住抽送,将插在小兰菊花里的棒棒“啵”的一声抽了出来,小兰感觉连直肠都被抽出去了式的空虚和难受。

    紧接着,父亲又将他的大肉棒从小兰的小穴中抽了出来。当小兰才刚刚感觉到小穴的空虚时,父亲又把那根从她菊花里抽出来的棒捧,塞进了小兰的小穴中。这还没有完,父亲在小兰的挣扎中,又将他的大肉棒插进了她的抽花里,一下又一下地抽送起来。

    小穴里那根捧棒的前端不停的扭动着,扣挖她的阴道口。父亲的大肉棒又在她的直肠里硬生生的挤进去,又退出来,像打桩机一样地抽送着。时不时父亲肏的性起,用手掌在小兰的屁股上啪啪啪地抽打。

    小兰从未经历过这样地的性交,酸涨麻痒和屁股上被父亲抽打的痛疼感融合在一起,变成一种绝望的,极度舒服的,就要死过去的,不可言语的感觉,充满了她的心窝,大脑和全身。休克般的窒息让她周身抽搐筋挛,她全身变的僵硬,身体机械的扭动着。就像淹溺的人一样,在做着无用的最后挣扎。她想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抓不着……。

    当父亲将热热的精液喷射到小兰的直肠深处,结束了这场缴烈而残酷的战斗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父女伦乱揭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川江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川江号子并收藏父女伦乱揭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