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真到那时后,我就牵着你的手。你走不动了,我就用轮椅推着你。你不在了,我就在你坟墓旁守着你。到时我也不在了,我就埋在你身边陪伴你。如果真有下一世,我还要跟着你!”——[小兰语录]——

    星期天早上,小兰起床后收拾完毕,背上昨天准备好的,装有今天与父亲一起外出旅游必需用品的背肩包,就出门去健身训练班上课。

    昨天父亲说,他走的时后去训练班接上她,直接上路,中午饭在途中找一家农家乐饭店吃。

    今天的训练小兰第一次走神了,可能是对今天与父亲一起出游,有太多的期盼而心神不定。训练中不停的出错,跟不上节奏。被教练臭骂了一顿,才稍为正常了点。

    平時的训练中,她总是嫌时间太短,一下就到点了。而今天她却第一次觉得训练这么枯噪,时间过去的这么慢。

    11点30分,训练终于结束了。小兰来到场管大门外面,低下头从背包里翻出手机,准备给父亲打电话,问他到了没有。小兰找出手机,拨好号,抬起头一眼就看见,父亲正在对面停车场那里向她招手。原来,父亲早过来等着她了。

    小兰一声尖叫;“爸”,提着背肩包跑着冲向父亲。小兰也忘了有人没人,是在家里还是野外,朴过去抱着父亲,就在父亲的脸上亲了一口。

    父亲赶紧推开她,打开后车门,将背包放在车后。父亲又打开付驾驶座的车门,让小兰坐上去。帮她拴好安全带,关好车门。父亲这次转过去上打开车门,坐在驾驶座上。熟练的打火发动,挂档松离合,开车走人,踏上了父女二人出游的征程。

    父亲的车开的很好,不是太快,感觉很稳,坐着让人放心。

    小兰一直看着父亲开车,她看的入神了。她觉得父亲好聪明,好了不起,自己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学会了开车。如果父亲能一直读书,上完大学,那父亲一定会比今天更有成就。会是一名工程师,大学讲师,考上公务员当干部……。

    她想着想着,从心里冲口而出:“爸,我爱你!”

    “在想什么呢?”

    “想你呢!爸,你真伟大,兰儿爱死你了!”

    “爸有那么伟大吗?不是吧?夸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我想想我那里伟大,值得我的兰儿这么夸我……。”

    父亲停顿了一下,松了下油门,换了个档后说:“嗯,想来想去,爸就只有一处还算得上伟大,还值得我的兰儿夸奖。”

    小兰听了父亲的话后想了半天,才弄明白父亲说他“只有一处还算得伟大”是指那里了。知道自己又被父亲算计了,小兰的脸一下子就被羞红了。

    “爸,你真无耻!连自己的女儿都要调戏。”说着她转过身去,伸出手边打父亲边骂。

    “让你说,大坏蛋,你个老不正経的臭流氓!”

    父亲开着车哈哈大笑着……。

    “哈哈哈……你现在才想明白呀?晚了!好哪好哪,爸逗你玩呢。别闹了,爸正开车呢,安全第一哈。”

    小兰这才转回身子坐好。小兰坐在车里又沉思起来。想着想着,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一个人又偷着笑了。

    小兰与父亲在离公路边不远的一家农家乐停下车吃饭,吃完就又上路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凤凰山风景区离县城不远,开车总共只要1个多小時。连吃饭算上,2点钟就到了。小兰去买了门票,父亲停好车,背着包,拉着小兰的手就上山了。

    现在这个时后,上山的人已经很少了,大多数的游客都往回走了。

    对久居城市喧啸环境中的人们,一旦进入鸟雨花香,青山绿水的大自然中,只要吸入一口含有高浓度负氧离子的新鲜空气,便会令人心旷神怡,忍俊不住,大声叫好!

    “爸,好舒服,好美哟!”小兰陶醉的叫了起来。

    “爸,以后你要经常带我来这里玩,好不好?”小兰摇着父亲的手说。

    父亲看着小兰象个小女陔拉着他的手耍娇的样子呆住了……。

    这是他的女儿吗?这不是个还没长大的小女孩呢?

    他打了个冷痉。再看,拉着他的手耍娇的,还没长大的小女孩,不正是她的女儿小兰吗。

    小兰现在不就活脱脱的是个小女陔吗?可自己怎么就会不管不顾地把她变成个女人了呢……?

    “爸,听见了吗?快说呀,好不好吗?”

    小兰的呼叫惊醒了他。他赶忙说:“好,好!時间不早了,赶紧往上走吧。”

    父亲宽厚的大手牵着小兰滑嫩温暖的小手,带着小兰继续住山上走去。

    “爸,你会永远牵着小兰的手走下去吗?”

    “傻孩子,爸总有牵不动你手的那一天。”

    “爸,真到那时后,我就牵着你的手。你走不动了,我就用轮椅推着你。你不在了,我就在你坟墓旁守着你。到时我也不在了,我就埋在你身边陪伴你。如果真有下一世,我还要跟着你!”

    父亲沉默了,他转过身看着远方。身子轻轻地颤抖着,热泪从他的眼腔中涌出,流下来,滴到地上。

    小兰见父亲流泪了,荒的赶紧抱着父亲的右手,把父亲的手臂紧紧地胋在自己的乳房上。

    “爸,你怎么那?”

    “啊,没什么。”

    父亲擦干了眼汨,转过身来,任由小兰掺扶着他,往山上走去。只不过一路上他再也没说过话,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二人终于来到了山上的一处长满青草的平台。小兰说:“累死我了,爸,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不远的地方有几条石凳,小兰掺扶着父亲过去坐下。赶紧取下父亲背上的包打开,拿出二瓶娃哈哈矿泉水,拧开盖,递了一瓶给父亲。

    “爸,喝水。”小兰自己也拿起一瓶矿泉水,一口气喝下大半瓶。

    “爸,等下还要去那里玩?”小兰问道。

    “那边景色更好,还有个山洞,休息下爸带你过去。”

    体息了一会,二瓶水也喝完了,小兰将空水瓶放入路边的拉圾箱中。跟着父亲往那边去了。

    一路走来,一个游人都没碰见。拐了一个弯,是一个小草坪,绿菌茵的。野草中,开满了红色,黄色,白色的小花。半人高的野草,人躺下去就看不见了。

    周围都是荿密的林带,树上各种叫不出名的小鸟,喞喞喳喳欢叫着在自由的飞翔,从一颗树飞到另一颗树上。

    林中草坪旁有一条弯弯的小溪流过,溪水清晰见底。捧一口水吃到嘴里,湲水清清的、涼涼的,喝起来还有点甜,比瓶装矿泉水好喝多了。

    小兰从背包里拿出一床昨天淮备好的床单,在草丛中铺下,欢叫着躺了下去。小兰一下子就陷入草丛中,看不见了身影。

    “爸,快来,好安逸哟!”小兰高兴的大叫着。

    父亲也走了过去,挨着小兰躺了下来。父亲静静的望着兰天,慢慢合上了眼晴,一声不吭的享受着大自然的恩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两人肩并着肩睡了一阵,小兰没睡着。她翻过身趴着,用手肘撑起上身,双手撑住头看着父亲。

    父亲好像睡着了。她推了父亲一下,父亲没有醒。

    小兰看见身旁的父亲突发奇想,听别人说打野战会让人“性趣”更高,更兴奋,更快乐。现在这边山上没有人,山上的游客都下山去了,这么深的草,也不怕别人发现。今天何不试一试呢?

    她站起来看了下四周,这附近确实没有人。小兰先将自己的运动褲脱了,从背包里翻出一卷卫生纸。

    她轻轻地打开父亲的褲带,扯下拉链,将父亲的长褲从褲腰向二边分开。再慢慢将父亲的褲子和内褲往下拔,直到父亲的肉棒和二个蛋蛋都露了出来。把兰儿累的额头上都出汗了。

    父亲的阴毛很长很多,黑黑的一片。肉棒软软的吊在胯前,倦伏在阴毛里。它现在的样子,比涨起来要小很多,短很多。

    小兰从没有仔细看过父亲的肉棒,是怎样从这么小变大的。她想慢慢地将肉棒舔弄大,认真看一下。兰儿吧了几下嘴,挤了些口水出来留在在口中。

    她用手将父亲的肉棒翻上来,趴父亲的小肚皮上。她伸出舌头,从蛋蛋所在的拫部开始舔弄。她一下一下的舔了上去,用舌尖去轻击父亲的二个蛋蛋和会阴。

    父亲的双腿相向夹了一下,打了个冷癫,肉棒也随之跳了一下,又落在他的小肚皮上。父亲的肉棒已经比开始粗了一点,也长了一点。

    小兰又从龟头开始继续舔弄,肉棒开始发热,涨大。一会儿就变粗变长站了起来,立在那里晃了晃,就像电视里中央台‘动物世界’播出的,刚生下的小跳羚挣扎着要站起来一样。

    小兰站起来脱下内褲,拉开运动衣的拉链,将乳罩推上去,将两个乳房释放出来。

    小兰跨到父亲的身上蹲下去,一只手握着父亲的大肉棒,另一只手分开大阴唇将阴道口露出来。小兰低下头看着龟头对淮阴道口并进入后,慢慢地坐了下去。她没有坐到底,也没有压着父亲,就这样撅着屁股上下套弄着。

    小兰的阴道在她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父女伦乱揭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川江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川江号子并收藏父女伦乱揭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