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后,小兰有点生气了。她气父亲不遵守诺言,不经她的允许又肏她的屁眼。虽然这次不象以前被父亲肏屁眼时那样疼了,但对父亲开始肏进她屁眼时造成的,又胀又痛的痛苦,还是耿耿于怀……。

    回到床上,她质问父亲:“爸,我问你。”

    父亲说:“什么事?”

    “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又偷偷的肏我的屁眼?”

    “啊,什么?这个呀,我没保证过呀!我看肏你屁眼的时后,你不是也很舒服吗?”

    “什么?你还敢狡辩!看我不收拾你!”说着,小兰就揪着父亲腰部的软肉拧了一圈。

    父亲叫了一声:“哎哟!好痛!”

    “你现在知道痛了?你知不知道你肏我的屁眼时,你那么粗一根鸡巴,捅进我的屁眼有好痛?”

    “没有痛苦,那来的快乐?不都说先苦后甜吗?你后来不是也大声叫着好爽吗?”

    小兰脸红了一下:“死老爸,老奈皮!我是说开始时好痛好胀。”说着又要去揪着父亲腰部的软肉。

    父亲赶紧抓住她的手说:“好那好那,小祖宗!都是爸的不是,大不了我以后不肏你的屁眼了,这总行了吧?。”

    小兰狠狠地“哼”了一声:“你刚才帮我清洗时,有没有看下我的屁眼?我总感觉屁眼没有全缩回去,有个洞。”

    “没有呢。我忘记看了。要不现在跟你看下?”

    “好。“小兰就趴在床上,龚起屁股等父亲来帮她看。

    父亲将台灯移过来对着小兰的屁股,用手掰开小兰的屁股看了看。

    “屁眼上到是没有洞,不过你的屄屄上有个洞,还在淌水,要不要我帮你堵上?”

    父亲说完就张嘴胋在小兰的屁股上,舔吸她的菊花和小屄屄。

    小兰被父亲舔的咯咯地直笑。小兰一边扭着屁股躲避,一边说:

    “死老爸,你又来了,你还睡不睡觉了?”

    父亲一边舔一边说:“睡呀!再肏你一次就睡。”

    小兰赶紧爬起身子跑下床,

    “死老爸,你不要命哪?今天你都射了两回了。别个说,男人干多了不好,伤身呢!女儿要让你肏一辈子的,又不会跑掉,你不会慢慢肏,这么急干什么?”

    “你没听别人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吗?”

    二个人又打闹了一会。小兰最后没办法,去找了条内裤穿上,又把她的流虻睡裙套在身上,才上床睡觉。坚決不准父亲在肏她的屄屄,也不准父亲舔弄她的屄屄和菊花。

    最后,还是让父亲的手插进她的睡裙、内裤中,摸着她的屄屄和乳房睡了。

    第二天早上她还在熟睡中,父亲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不知不觉的把她的内裤给脱了,又肏了她一次,才心满足的去上班。

    因为昨晚与父亲做爱做的太疯了,小兰睡的太死。父亲的大肉棒肏进她的阴道里面后,她都还以为在做春梦。直到父亲将炽热的浓浆射到她的子宫口上,她才知道不是春梦,是被父亲偷袭了一回。

    这次以后,小兰晚上睡觉就不再穿睡衣内裤了。小兰明白了一个事实,有了夫妻之实的二个人睡在一张床上,穿和不穿都是一个样的。何必多次一举,做无用功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人可能会怀疑小兰这样都会不醒?作者在骗人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父女伦乱揭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川江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川江号子并收藏父女伦乱揭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