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兰的父亲看电视看到10点钟,关了电视机,去洗漱了一下,就去卧室睡觉。

    走进卧室一看,床上铺着不知道小兰什么时间新买的粉红色床单,床头灯也被换成粉红色的灯罩,发出淡淡的红光,映照在床上。

    小兰平躺在床上,穿着一件全黑色丝质性感内衣。两个坚挺的乳房从性感内衣专门留下的孔洞中钻了出来,暴露在灯光下显摆招摇。乳房顶端耸立着的两个乳头,被粉红色的灯光影的更加水红水红的,就象是二颗红宝石镶嵌在那里,任君采摘。

    性感内衣在小腹下面专门留出的空隙中,卷曲的屄毛遮掩下的小屄屄,调皮地露出了中间的那条窄窄的嫣红嫣红的沟渠,正召唤着农夫去放水灌溉。

    在淡淡的灯光影射下,躺在床上的小兰是那么地骚媚入骨,性感迷人,就像是一只赤裸的羔羊一样,水嫩无比。柔嫩的面皮,红艳得像浇着露水新开的玫瑰花。令人心潮澎湃,想入飞飞,垂涎欲滴。

    父亲的心跳瞬间就加快了不少,周身充满了血液,双眼因为急速充血变的红红的,如狼眼一般地死死的盯着床上小兰的玉体。

    父亲胯中间的那根内棒,就如积蓄了一个冬天的养份而养足了精神,立马就要破土而出的竹笋那样,用力挣开大脚内裤的束缚,一下子就竖挺起来,直指前方。就像是吹响了战斗的号角,指引着父亲去战斗,功城夺池!

    父亲猴急的扒光了白己身上的衣服,扑上床。欲火上升的父亲,将肉棒死死顶着小兰的屄屄压在小兰身上。他一口含住小兰的乳房吸吮,一只手摸着小兰的另一只乳房揉捏,把小兰本来坚挺的乳房挤压成各种不同的形状。

    小兰的脸上充满了红晕,在粉色的灯光下更加妖艳,被粉红色灯光笼照着的,红红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客。小兰将父亲的头死死的按在自己的乳房上,让他尽情一边吸吮。

    她把双手的手指分开,插进父亲的头发中搓摩,她轻轻地扭动自己的身体,去迎合父亲的爱抚。

    父亲从乳房上停了下来,抬起头看着小兰说:“小妖精,谁教你这样来诱惑老爸的?”

    “爸,我自己想着做的,你喜欢吗?”

    “小妖精,老子喜欢死了!”

    父亲说完便抱住小兰的头,吻往小兰的小嘴,用舌头顶开齿关,将小兰的香舌勾进了嘴里。父亲的舌头缠着小兰的香舌,疯狂的缠绕打滚,死劲地吻了起来。

    这一吻直吻得昏天黑地,直到两人都差点因缺氧而快要窒息,才松开来大口喘气。真个是色胆包天,连命都不要了!

    小兰休息了会,等气喘平了后说:“爸,你莫急,今天我会让你玩个够的,你要怎样玩都行。你等一下,我起来走给你看看,好吗?”

    父亲翻到一边,坐在床上,靠着床头看着小兰。

    小兰从床上下去,穿上高跟鞋,将性感内衣整理好,对着父亲做了个亮相动作,把舌头伸岀嘴来歪着舔了一圈,才转过身,将背对着父亲。

    小兰身上的性爱内衣腰部以上是u字形,将小兰白哲的后背整个的暴露出来。腰中间到屁股上端,有10公分宽的一条布片与前面是整体连接的。在这块布片的中间,一根细绳从布片上延伸下来勒在小兰的屁股勾里,两瓣白晃晃的屁股上片缕未存。小兰一走起来,她那两瓣肥肥白嫩的屁股,就会随着她的步伐颤动,让人狠不得扑上去撕咬几口。

    小兰走到卧室门口,一个华丽而风骚的转身,用猫步走了回来。小兰一边走,一边对着父亲勾手挑逗。胸前从性感内衣穿垟而出的二个淑乳,随着行进的步伐一上一下的晃动,十分的招摇。小腹到胯的内衣上有一条不宽的缝隙,在走动中会不时地被拉开,合陇而时大时小。小兰腹下芳草掩盖着的小屄屄,也随着时而完全裸露出来,时而只露出一条嫣红色的勾缝,交替地闪烁。好像是召唤父亲去抚摸她,亲吻她,肏她。

    小兰走到床边,一手遮掩着乳房,一手遮掩着屄屄。装出逆来顺受,风情万种的样子对着父亲行了个古代仕女的屈身礼。

    “老爷,小女子奉命前来伺奉老爷。还望老爷可怜小女子初涉风尘,未经人事,不懂风情,多多可怜则个。奴家先谢过了。”

    父亲也被小兰代入戏了。

    “如此,还不快快上床来伺奉本老爷?倘若你伺奉的本老爷高兴了,明日本老爷大大的有赏。如若不然,明日便差人将你卖入勾栏中,让尝尝千人踩,万人骑的滋味!”

    “小奴家遵命就是。小奴家一定使出浑身解数,包老爷尽兴满意。请老爷先躺下来,方便奴家伺奉则个……。”

    父亲依言平躺在床上,肉捧冲天如旗。

    小兰让父亲梭下来一点,把枕头也下移到父亲头下。小兰这才爬上床来,与父亲头脚相反。

    小兰的双脚,跨在父亲身体的两边跪着,屁股骑在父亲的头上,将屄屄送到父亲的嘴巴面前。她的上身趴在父亲的肚子上,胸前到扣着的两只玉碗,挤压着父亲的肚皮,父亲的肉棒耸立在她的嘴前。

    小兰一口含住父亲的大肉棒,手口一起先行套弄起来。

    父亲想不到小兰今天会来这一手,也跟着“性奋”了起来。

    父亲把小兰股沟的那股细绳用手指挑了出来,勒挂在小兰一边的屁股上,将小兰的内衣罩着小屄屄的布片向二边分开,让整个小屄屄全露出来,方便挑逗。被拨到屄屄二边的布片,因为有绳子跟小兰的后腰连着被收紧,将小兰的屄屄勒的更加凸出。

    父亲双手向上托着小兰的两瓣大白屁股,昂起头,将嘴努力地往上凑,张口咬住阴唇,舔弄起来。父亲伸出舌尖,顶在小凸点上,用力地顶摩了几下,小兰便呵的叫了一声。

    父亲咬住小兰卷曲的屄毛,住下使劲拉直,然后才放回去。小兰一声痛才叫完,父亲又将嘴向上一拱,咬住小兰屄屄的凸点,用舌尖不停的勾弄,小兰马上又变成了呵呵的呻吟。

    而小兰也加快了对父亲肉棒的套弄和大卵蛋的挑逗,弄的父亲也极度舒服地噢了一声,屁股往下一挺,肉棒往小兰口里猛的一插,直至小兰的深喉。

    父亲掰开大阴唇,托着小兰的屁股,露出了嫣红色的小阴唇和小穴口,小穴口嫣红色的嫩皮,充满血液后稍稍挺起。父亲将嘴移到了小兰屄屄的小穴处,父亲先用嘴胋上去舔了舔,便用力地吸弄起来。

    父亲一边舔吸小穴中的流出来的密汁,一边用舌尖去刺缴小穴,将吞头卷起来缩到最小,深入到小穴中去探讨,以将更多的密汁从小穴中掏出来吸吮。直吸的小兰的小穴淫水不断,啊鸣哦地呻吟不止。

    这样的做爱姿式,对二人来说都是第一次。自热充满了新奇和期望,让二人的欲望不断上升。双方都想弄明白它的好处,以期得到最大的收获。结果就是双方都拚尽全力,努力地去探索,去开发,去耕耘。

    父亲发现在这种姿式下女方动情时,会习惯性的将屁股往下垂。男方的口鼻都会被被女方的屁股和屄屄压的死死的,气都喘不过来。

    所以,男方不得不一直用手托着女方的屁股操作。而这是个力气活,如果和体重太重的女人做爱,没有十足的把握,可千万别来这一招。

    但这种姿式的好处是,男方可以很方便的尽情的揉捏女方的屁股,还可以舔吻它,咬它。父亲决定试试去亲吻,舔吻,轻咬小兰的屁股,看她有什么反映。

    他将嘴移出来,把小兰的屁股放下来,一嘴咬了上去,就听见小兰“呵呵”了二声。父亲一看有门,就放肆地小兰的屁股上耕耘起来。一会儿轻咬,一会儿重吻,一会儿用吞头狂舔,整的小兰的屁股不停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父女伦乱揭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川江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川江号子并收藏父女伦乱揭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