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床之后,小兰却因早先的兴奋睡不着了……。

    她打开台灯,看着头枕在她身上含着她乳房熟睡的父亲想到:父亲怎么这么能干?这么会干呢?他是从那里学来这么多性交的姿式?是和母亲吗?不可能吧?

    她想,她与父亲一定是上天注定的缘份。没有父亲,她那里能这么早就品尝到性爱的欢乐?她们上辈子一定是夫妻,只不过父亲先投胎转世,才让她们成了父女。

    她突发奇想道:她们要不是父女就好了,那她就可以为现在还是他父亲的男人生儿育女,一辈子也不分离了。想到这里,她默声地笑了……。

    晚上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她都记不起来容貌的妈妈来找她,要带她离开他的父亲。

    梦中的妈妈对她说:“你是妈妈与另外一个男人生的女儿,与现在的父亲没有血缘关系。”

    她哭着闹着说:“你骗我!我不跟你走,我没有你这个妈!你休想我离开我父亲!”

    母亲不理她,转身喊来了二个男人,强行将她拉上了一辆车,绝尘而去。她拚命的挣扎却一点也动弹不得,她拚命地哭闹着……居然哭醒了过来。

    她呆呆地盯着天花板,回味着刚才的梦……。

    她想:她从来做梦也没有梦见过母亲,为什么会突然梦见母亲呢?难道是上天的暗示?父亲曾说过,母亲离家出走的原因之一,是母亲说父亲做爱不行。

    母亲会不会是与别的男人发生关系后,怀上了她?母亲生下她后,害怕父亲发现才离家出走的呢?不然这么多年,母亲为什么从来没有来找过她,来看她一眼呢?这么多年,父亲为什么也从不来和我多讲母亲的事呢?难不成我真不是父亲亲身的?

    她突然有了个决定,一定要找个机会验下父亲母亲和她的血型对不对得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天晚上,她抽了个机会与父亲聊天。她坐在父亲腿上问父亲:“爸,”

    “嗯,什么事?”

    “爸,你是什么血型?”

    爸回答说:“我献过一次血,医生说是b型。”

    “啊,b型呀!那妈妈是什么血型呢?”

    “你妈也是b型。你妈生你的时后难产,大出血不止,需要输血。那时我们不是很穷吗?为了省钱,我就对医生说抽我的。结果一验血,我跟你妈血型一样,都是b型。我就输了400血给你妈,还省了一大笔钱呢!”

    父亲说完,突然又问道:“兰儿,我发现你今天很奇怪呢,你突然问我和你妈的血型干什么?”

    小兰笑了笑说:“我想知道我是不是妈妈亲生的女儿,要不妈妈为什么从来不联系我呢?”

    “想你妈了?”

    “切!我才不想她呢,我没有妈,我只有你这个老爸。”

    说完,小兰在父亲的嘴上亲了一下,说:“爸,我先去睡了哈。”说完,她从父亲的身上起来,到卧室睡觉去了。

    第二天,小兰去网吧上网。专门搜查了夫妻两个都是b型血与后代血型的关系,查得的结果是:夫妻两个都是b型血,那么孩子的血型可能是b或者是o型血,是不可能出现a型血的。

    小兰之前倒是做过体检,也验过血型,但她没当回事,也没去记,所以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血型。小兰从网吧出来,马上去县医院挂了个号去验血,验血的结果是a型。小兰好高兴,一路欢歌地回到家里。

    自从跟父亲发生关系后,小兰开始成熟了,想的更多更远了。

    她并不认为自己现在与父亲做爱,做几年父亲的地下情人,就只是为了报答父亲的养育之恩。之所以她至今还在与父亲做爱,固然有为了报答父亲养育之恩的目的,但主要还是她自己的需求所至,是二厢情愿的事,不存在谁欠谁的。

    她知道自己现在还太小,心理生理都没完全定型,以后难免会改变想法。如果到时后她决定另嫁他人,父亲肯定不会说什么,也不会不高兴。但如果到时后自己另嫁他人了,又让父亲知道了自己不是他亲生的,那父亲一定会认为,是她知道自己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后,才要离开他的。那样的话,对父亲的打击就太大了,肯定会击垮父亲的。

    所以,如果自己以后变卦了,决定另嫁他人,就肯定不能告诉父亲这个结果。这样父亲起码还有自己这个女儿,可以依靠和寄托。

    而现在就让父亲知道她不是他亲生的女儿,唯一的好处,只是能让父亲減少与亲生女儿伦乱的负担。但父亲与养女通奸,同样也算伦乱,只不过是没有血缘关係而已。父亲同样会有精神负担,对父亲的帮助作用不会有多大。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父女伦乱揭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川江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川江号子并收藏父女伦乱揭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