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现在不专业登三轮车了。父亲与他认识的一个做物业的小老板,一起承包了本县的申通快递业务,改行做快递了。

    父亲占有快递部35%的股份,当上了小老板。县城不算大,快递部连父亲共有三个业务员,父亲也有收送快递的任务。

    父亲的收入比以前又增加了不少,小兰的穿着也鲜亮了起来。但小兰确实很乖,着装相当注意,在外就是一个三好学生的模样。

    当然,在家里她就是另外一个样了。冬天还好点,夏天她几乎都是半裸的打扮。小兰觉得自己的裸体很美,虽说不上倾城倾国,落鱼沉雁,起码也当得起百里挑一,闭月羞花。

    她知道女人遮遮掩掩半裸着,对男人的吸引力更大。所以,夏天在家她都只穿一件u字领无袖短睡裙,在屋里晃来晃去。乳罩肯定是不带的,有时连小内内也不穿,是一个标淮的空心荡女。

    小兰在家里穿的小内内,都是那种前面只有一小块兜着三分之二屄屄的布片,还是半透明的。后面要掰开屁股勾才看得到,只是一根绳子连着前面那块布片的那种丁字褲。

    这种丁字褲小内内,从“憋体”的角度看,穿与不穿的区别不大。就像人们说的那像,“过去是脱了内褲看屁股,现在是掰开屁股看内褲。”但从实际的效果看,它反而因为少许的遮掩,更加散发出一种别样的,勾魂奇魄的妖艳魅力。

    父亲有时会说她:“小兰,你怎么不多穿点?穿成这样像个什么样子?”

    “怎么哪?你没听别人说过吗?‘穿的靓丽帅气的不一定就是绅士,打扮的非常暴露的不一定就是婊子。’再说,家里又没有外人,就你和我在。我喜欢穿给你看,不行吗?你是不是把我摸够了,也肏够了,现在不待见我了?我又没穿给别人看。你再说三道四的,我就什么都不穿了,你爱咱咱的!”

    小兰犹如一挺正在开火扫射的机关枪一样的滔滔不绝,振振有词的质问父亲。

    父亲无奈的摇摇头,“好哪,小祖宗,算我怕你了!你说了算,你想怎么穿就怎么穿,你要真愿意,不穿也行,这总行了吧?”

    小兰笑咪咪的说:“这还差不多,算你识相!难道你敢说你不喜欢看我的光屁股?不喜欢看我白花花的大腿水灵灵的屄?”

    小兰说完还对着父亲,捞起裙摆做了个蹲式西洋礼。小兰捞起裙摆裸露出来的大腿和她的小屄屄让父亲看的直淌口水,父亲一脚将门关上,抱着小兰就冲向了卧室。

    父亲将小兰放在床上,把她剥成了一只白白的待宰的羔羊。父亲弯下腰,一口将小兰娇雪白坚挺的乳房含进嘴里,用力的吸着,舔着。手也攀登上了她的乳峰,或揉捏绵软挺立的乳房,或揪着乳头拧捻。小兰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脸上升起淡淡的情欲潮红。

    小兰的大腿很性感,白皙、滑嫩,有弹性,父亲不时的玩味着。由于父亲的手在不停的摸来摸去,小兰的双手死死的抵着床单,双脚不停地交叉夹紧扭动。小兰的身子变的有些软绵绵的,身体传来阵阵酥痒酸胀的感觉。

    小兰全身凡是被父亲的嘴巴和手触及的地方,都像是被点燃一样,好热,好烫。不知不觉间,小兰白皙的身体泛起了片片桃红,脸颊更加红润起来。

    父亲弯下腰,低下头把嘴唇轻轻地放在小兰柔软面热烈的嘴唇上,小兰的香舌一下子就滑进了父亲的嘴里。她激情的伸过手来插入父亲的头发里搓摩,香舌疯狂的和父亲的舌头缠绕打滚。

    父亲一会儿吻她的双唇,吸吮她的香舌,吮食她口中香甜的津液。一会儿又吻她的鼻梁,眼晴,眉毛;又或含着她的耳垂轻咬、舔弄,用舌头扣挖她的耳窝,向耳窝里哈去阵阵的热气。

    父亲的手已经滑过小兰的小腹,抵达了小腹下幽香的芳草地。小兰白皙的大腿不在交叉扭动,而是略微分开一点,让父亲的手好伸进去。当父亲触摸到柔滑的大腿根部的屄屄时,小兰柔软的身体一阵颤抖,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声,父亲的手上有了一种湿润的液体。

    父亲用手掰开了她约大阴唇,阴核早已从阴蒂中充血外露突出,像粒粉红色的珍珠。父亲用舌头舔弄她的小阴唇,她的小阴唇开始发硬,往外伸张得更开了。

    小兰的阴道口很小,淫水汪汪的,洞口浅红色的嫩皮充满血液,稍稍挺起。父亲用手指在阴道口打转,让她不断涌出又浆又腻白淫水,然后用手带到阴蒂,蘸在越挺越出的小红豆上,把整个阴户都涂满黏黏滑滑的淫水。

    小兰混身颤抖,不停的哆嗦着。她的上身左扭右转,脑袋也在不停的激烈摆动。身体绷得得紧紧的向上弓起,屁股也不断地上撅,语无伦次的呻吟着……。

    “啊…呜…好痒…好涨…啊…酸麻…好难受…啊…弄死了…我要…大肉捧…爸…给我…啊…受…不…了…啊……”

    父亲看着身下情欲似火,情动不已的宝贝那嫩嫩的粉肉,那像一朵盛开的芍药耸立在小腹下粉雕王琢似的嫩穴,好性感迷人。尤其是小兰微微闭着的眼神,小小的嘴巴欲闭还张,红红的嘴唇在柔和的光线下显得那么地娇艳迷人,让人垂涎三尺。

    父亲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欲,分开了小兰的双腿,将肉棒对准了屄屄中间早已小口微张的小穴,一插到底急烈地撞击起来。

    父亲感觉到小兰小穴里春水泛滥,可是依旧那么紧密。他感受着被小穴紧紧包围又冲破包围的快感,看着自己的大肉棒在女儿的阴道口插入抽出。

    那撞击的声音叫他幸福,情欲高涨。他开始越来越深入,越来越用力地撞击着小兰的小穴。

    小兰在父亲的冲击下,感觉象漂浮在天空里的云朵,一阵阵眩晕叫她幸福的快要窒息,她忘记了一切,也忘记了羞涩,舒服的呻吟着,她期待和感受着父亲一次又一次的撞击。

    父亲站在床上,抓住小兰的大腿,将小兰的屁股抬起在空中,小兰只有肩膀和头还在床上,面部朝上看着父亲一下一下用力地肏她的屄屄。

    小兰从来没有被父亲这样干过,这种新奇的做爱方法,让小兰更加兴奋无比。随着父亲的冲击,小兰周身的血液沸腾,欲火上升,噢噢的大叫,

    “啊啊…好舒服呀…我要死了…爸,快肏呀!…快干死我呀…用力呀…再深点…再快点…啊……”

    父亲将小兰翻了个身,使小兰从脸朝上变或了脸朝下。小兰用手肘支撑在床上呼吸,大腿夹着父亲的腰部,整个身全部悬在空中。

    父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父女伦乱揭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川江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川江号子并收藏父女伦乱揭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