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什么?或是一种追求,或是一种感觉,或是一种怀念……。爱情是幸福的源头,它也是悲伤的根源。它可以在一瞬间带你冲上云霄,也可以在一瞬间把你打入地狱。】——

    学校放署假时,她们搬新家了。

    父亲重新租了个一室一厅、一厨一卫、总共42个平方的房子。因为是顶楼,租金每月才350元。好在这幢小区居民楼总共才五层,顶楼也不算太高。虽然每天进出都要爬楼梯,权当锻炼身体了。但顶楼的好处是不受人干扰,更自由。

    这幢楼是县里某单位分配给本单位普通职工的福利房,入住的职工不多。这幢楼所有的房子都不大,最大的才62个平方。分到房子的职工,在县城都有自己的住房。因为嫌单位分的房子太小,离单位又远,都不愿意搬过来住,便空着出租。

    租金每月按楼层的高低、面积的大小在350-500元之间。一般的打工者嫌房租太贵,有钱的外地老板又嫌房子太小,所以出租率一直不高。

    天气越来越热,一动就流汗,热的让人受不了。家里也没有空调,只有一台风扇。平时只有小兰一个人在家。所以回到家里后,她都只穿一件那种薄薄的u字领的无袖短睡裙,短到刚好盖着大腿根。大多时后,她连乳罩也不载,只穿着小内内。

    这样的穿载,稍一动就会走光。平时就她一个人在家,走光也没人看。至于父亲,她从与父亲第一次做爱后,就认定自己是父亲的女人了。她愿意给她看,巴不得父亲多看几眼,最好边看边动手抚摸她。

    小兰与父亲首次做爱至今已二个多月了,只要她在安全期,隔天就要与父亲做一次爱。她发现她对做爱上瘾了,不做就觉得失落。而她自从与父亲做爱之后,身体发育的更好了。每天晚上她都要抱着父亲睡觉,都要摸着父亲的肉棒才睡的踏实。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越发离不开父亲了。她没有觉得与父亲做爱有一丝的不对,她内心里已经把父亲当做自己的男人,一辈子的依靠,她发现自己真的无可救药地爱上了父亲。

    她现在回到家就是个家庭主妇,洗衣做饭,操执家务。她除了努力读书外,剩下的时间,她就像做妻子一样地去伺俸她的父亲。父亲每天晚上回家,她都会为父亲淮备好可口的饭菜,泡好茶,在卫生间给父亲放好换洗的衣服。

    她发现父亲也比过去更有精神了,更年青了一些。那方面的能力也水涨船高,更厉害了!

    父亲还是叫她小兰或者兰儿,做爱时会叫她小心肝、小宝贝,高湖时也会叫她小妖精、小骚货、甚至叫她小骚屄……。

    平时这么难听的话,那个时后她却什分爱听,听的她情欲高涨。她有时觉得自己真奇怪。被父亲骂着不但不会生气,反而越被骂越兴奋,越为自己能被父亲称为小妖精、小骚货感到自豪、得意,巴心不得他多骂几句呢!

    她想,是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这样的呢?都喜欢被自己喜欢的,深爱的男人这么骂呢?她平时依然叫他父亲爸,做爱时她还叫他爸。

    下午4点钟,父亲提前回到了家里,因为他的车被城管扣了。父亲去冲了涼,只穿了条背心和大脚短裤,父亲夏天在家都是这样穿着。

    她给父亲泡好了茶,打开了电视机。让父亲先看着电视,就去厨房做饭。

    她洗好菜正切着,父亲不知道什么时间悄悄地溜进了厨房,站到了她身后。

    父亲突然从后面伸过双手隔着她薄薄的、衣不遮体的睡衣抚摸着她的两个乳房。父亲轻轻地咬着她的耳垂,哈了一口热气,让她一下子就全身噪热起来。她感觉乳房发胀,乳头也硬了起来。

    父亲紧紧地胋着她,撩起了她的衣服,双手伸到里面轻拧她那发硬的乳头,父亲的大肉棒硬硬地顶在她的屁股后面,在紧挨着小穴的地方一跳一跳的。兰儿一边扭动屁股去摩擦父亲的肉棒,一边情不自禁地叫出了声。

    “爸…兰儿好喜欢你…摸…兰儿的…咪咪…啊…摸的兰儿…好舒服…啊…爸…我爱死你了…爸…奶头…好痒哟…啊啊…拧重点…啊…爸…帮我…揉下右边的…咪咪…啊啊…爸…爸…好好的…爱兰儿…啊……”

    父亲让她用手撑在厨柜上,弯下腰将屁股撅起来来。父亲将她的睡裙卷到她的肩上,把她的内裤扒到她的大腿上。用手稍稍分开她的双腿,将屄屄露出来。

    父亲的两只手一前一后、一上一下伸到她的小屄屄上,用力地抚摸她小穴上的凸点,将手指插入她的小穴中反复勾弄、抽插。她感觉她的小穴麻痒难禁,上身和屁股大辐度的扭动。她口中断断续续地跳出,

    “不要啊…屄屄…好痒哟…啊…爸…扣进去点…啊…麻死我了…啊啊…爸…快…用大肉棒…肏兰儿呀…快肏…呀…啊…我要呀…啊……。”

    父亲掏出他的大肉棒,在她的小穴外边磨擦了几下,等龟头上粘满了淫液,就从小兰屁股后面将大肉棒用力肏进了她的阴道里,顶的她“啊”的一声尖叫。

    父亲的大肉棒在她的小穴中猛烈地抽插着,一次比一次更加用力地冲击她的小穴,直指花芯。

    她不得不用手紧紧的撑在厨柜上,垫起脚,进一步撅高屁股,以更有利于父亲冲击的姿势,去迎接父亲的冲击。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做爱还可以像狗一样地从后面肏……。

    其实,父亲在她的第一次破瓜后,梅开二度的性爱中,也曾用这种姿势肏过她的。一个因为当时是在床上发生的,姿势不如在地上这么夸张。二个因为当时小兰是在半腄半醒的状态下与父亲性交的,再者是性交进行到最后阶段时,父亲才换的这种姿势。所以,她对这种姿势的印像和体会都不深。

    她觉得父亲从屁股后面肏她的屄屄,更舒服。除了肏的更深外,因为父亲在干她小穴的同时,可以用一只手抚摸她的乳房和奶头,另一只手按揉她的阴户,阴蒂。

    父亲还可以用双手紧紧抓往她的胯部,让肉棒冲击的更踏实,更深入;父亲还可以压在她背上,用双手同时揉捏她的乳房和乳头,加强刺激,让她的小穴中更加地酥痒、陶醉。

    在父亲连续不断的冲出下,激情快到顶点的兰儿只会呵啊地呻吟着。

    “呵…爸…快点肏呀…啊啊…爸…我爱死你了…啊…舒服死我了…爸…用力…肏呀…呵呵…干死我呀…快点…爸…再快点…啊啊…我要死了…啊…我要…飞了…啊……。”

    一下又一下,高速摩擦使得父亲的肉棒更加火烫,龟头不停的从她的小穴里挖掘出更多的水源,以期熄灭那熊熊烈焰。油油的花蜜刚浇在粗壮的肉棒上,便被高温迅速蒸发。小兰阴道内壁柔嫩的肉摺哆嗦着收缩,蜜液在激烈的冲撞下湿透了两人的腿根。

    她感觉快感来得如此之快,要死过去了一样幸福着。父亲的冲击终于到了顶点,在呵的一声中,肉捧顶着她的子宫口喷出了一股又一股渷烫的白桨,烫的她强烈胘晕,周身抽搐,窒息般的筋挛着。瞬间暴发的极度酥麻感她像飞天一样的昏死了过去……。

    她完全醒过来时,她发现自己已经被父亲抱到了卫生间,全身被抜了个精光。同样一丝不挂的父亲打开淋浴正在给她清洗。父亲的手伴着浴液在她的周身游走着,弄的她觉得好痒痒好幸福。

    她情不自禁地抱着父亲湿吻了起来,一会吻一会对父亲说。

    “爸,你好捧哟!你太会干了!你的大肉棒太棒了,干的兰儿好舒服,兰儿刚才舒服的好像飞上天去了。爸,我要你干我一辈子,好不好?。”

    “兰儿,你好美,好乖!爸好喜欢你,好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父女伦乱揭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启皓网只为原作者川江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川江号子并收藏父女伦乱揭密最新章节